平芜尽处

天空飘来五个字:不要关注我

关注我干啥?我不是大佬,大腿在隔壁!关完再取关我不要面子的么?

废话超多的脑洞写手

可能本质是个推荐博主

圈名江望舒『江畔何人初见月』

rio杂食

爱与和平NOGW协会电钻会员

(这年头谁还没个钻了)

对江宗主和少天欲罢不能

【曦澄】二十四节气联文活动汇总

就是……最喜欢你们啦!

江夜雨:

当惊蛰的第一场雨润湿了地面,便是轮回。


我们也许走在时间的路上,


听着四季的齿轮转动的声音,


在每一个节气的站牌边等待着对方的到来。


——曦澄二十四节气活动文案 by 柊叶有时




一、春篇:


1.《立春·一梦南柯 》 by  @呦呦鹿鸣 


江澄说,在他的世界里,比爱情重要的东西,是责任。


细想来,我与江澄,不过是荒唐一梦。    




2.《雨水》 by  @不忘初心_五年之约 


云深不知处,蓝涣再一次闭关了。


陪同蓝涣闭关的是一根已经很旧了的抹额,和一枚银铃。


而,云深不知处的雨似乎从来没有停过……




3.《惊蛰·蛇姬》 by  @景罗天 


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蓝涣看着雕花木窗外逐渐变灰的云层,又听得渐响的雷声和淅淅沥沥的雨声传来,便走到窗边,颇费了些力气阖上了被风卯足了劲儿往里得吹吱哇乱响的窗户。他插上窗杵,想了想又噔噔噔跑到储物仓库里抱出一打糊窗户的纸来,将各个房间内的窗户破损处都糊上一遍,才净了手坐下碾碎茶饼,准备不解风情地将碎末一股脑儿都丢进咕嘟沸腾的水里。


作为一只活了千年的老狐狸,蓝涣明白漫长的时光足以使妖变成一位精通各项技能的博学人士。但他现在可没有心思在四个醉鬼前表演他的多才多艺,只想知道空气里弥漫的这股千日醉的味道到底从何而来。




4.《春分·百纸尽》 by  @一纸非执 



还记得多少年前京城那春日一见,在悠悠碧色湖水上,画舫四角高高挂起的花灯忽闪着奇异温暖的光,那人手执白玉茶盏,清俊高雅,笑意盈盈,挥笔便是惊才绝艳,一见自难忘。


如今几年风霜雨霜打磨,有些陌生了的容貌,与当年相比,百般风华中更添沉稳,也更近人意。而当年缠绵悱恻的酒香与温和浅淡的茶香融在春风的滋味仍是忘不了。


他是藏了几十年几百年的浓烈的酒,他是连梦中都萦绕不忘的清洌香茗。


屠苏酿春风,杯盏涌才华。




5.《清明·芳菲尽》 by  @江夜雨 


夜凉如水。


蓝曦臣慢慢步出酒家,迎面便是一片铺天盖地的水汽。清明时节,果然有纷纷雨落,细小如针的雨丝织起一方帘幕,将那一点草长莺飞的暖意一点点包裹住撕裂开,化作微凉的冷意。


气清景明,万物皆显。


烛火早不知道什么时候熄了,连着那盏烛火的主人,此刻也歪歪斜斜睡在桌子上。繁复严整的宗主衣饰染了些酒污散下来,只有银铃是亮的,像谁的眼,沉默注视着一切。




6.《谷雨》 by  @临风 


咳...车速超标预警!


请小天使们自行点链接看(捂脸)




二、夏篇


7.《立夏·狐说》 by  @娓娓道来 


有谁在这样的夏夜里叩响了他的屋门,带着铃铛的声音清脆作响,蓝涣走上去打开门,那抹熟悉的紫色身影,迎面便将他拥入怀中:


“我回来了,蓝曦臣。”


江澄的声音止不住的哽咽,不料却被对方一个深吻紧紧的封住。


良久,对方才放开他的唇瓣,转而一字一顿的对他说道:


“欢迎回我们的家,晚吟。”




8.《小满》 by  @柊叶有时 


这一条柏油马路是最近新轧的,走在上面能感受到热气。


路旁的几棵大树很尽职地洒下一片绿荫,两人在连成一条路的绿荫下并肩走着。


并没有过多的交谈,但又不觉得尴尬。


两人赤裸的手臂不时会碰到一起,互相传递着温度,却不会感到燥热,反而成了一种静谧的享受。这样的暧昧成了两人心中心照不宣的秘密。




9.《芒种·分手快乐》 by  @纯情🐟主播易水 



江澄沉默着没有说话,他接过蓝曦臣递给他的伞,下了车,雨似乎没有变小反而有越下越大的倾向。


“阿澄。”


蓝曦臣叫住正准备关上车门的江澄弯起了嘴角,眼睛里
仿佛有春日和煦阳光的暖意,他对他眨了眨眼,露出个微笑,做了个嘴型。


我等你。




10.《夏至·何处似樽前》 by  @平芜尽处 



“你没醉也好,那我们就来说道说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又吃了我做的饭,你想怎么报答我?”


江澄皱眉想了想:“那下次你来云梦我做莲藕排骨汤给你吃?”


蓝曦臣一本正经的拒绝道:“我不接受晚吟除了以身相许之外的其他报答!”


蓝曦臣,你好样的!


虽然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但江澄还是想打人!请问,家暴犯禁么?




11.《小暑》 by  @顾珍 


“算了,随便你吧。”夏日特有的阳光折射在寒舍里,不是太过灼热,而是一种温暖,与那人的笑交织在一起,仿佛照射到人的心里,留下一片纯净。


“晚吟,我心悦你。”


“叮——”


他脸上笑容依旧,目光清澈如水。银铃清脆的声音回响在只有他们二人的寒室里,仿佛对他来说,这是最好的回答了。




12.《大暑·朝暮》 by  @江澄的贴身丫鬟阿卿 


淡色的唇被酒水染的一片水润,细眉轻佻杏目圆睁,半点不见平日里阴鸷凌厉。


蓝曦臣想自己并未饮酒怎得竟有些醉意,他想抱抱江澄,最好再亲一亲他的唇,再进一步……




三、秋篇


13.《立秋·归梦不宜秋》 by  @月冷瑶琴 



莲舟在点缀了些许枯黄的莲叶间摇晃,舟边垂落下一条白色衣带,一半拖在水里,在水面漂浮着沾得半湿。倾翻了的桌案上,酒液沥沥淅淅的淌下来。轻柔的月光随着蓝曦臣的手抚上江澄胸前的戒鞭痕。


“晚吟。”


“可我会一直陪着你。”


“不必等我。”


烈火烹油,鲜花著锦,大厦将倾。




14.《处暑》 by  @Grimmjow.Jaggerjack 



少年警觉地瞪着蓝曦臣这个不速之客,杏目里闪着光,精神极了。真真像极了那日江澄在桥上质问蓝曦臣的表情。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荷塘?”


蓝曦臣按下心中的狂喜,用低沉却微微发颤的声音答道,


“姑苏蓝曦臣,为寻一故人。”




15.《白露》 by  @哑铃子 


他看见他们从相识到相爱,听见了漫天紫光中的悠长箫声,有时在梦里甚至能够闻见幽幽荷香,绵绵情意。


还有那枚戒指,凝结起入秋的第一颗白露,那人温柔款款,将它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不是珍珠,是白露。


于此,便为生生世世。




16.《秋分·挽月》 by  @影转画漆凉入 



冰轮皎皎,上带着些许黯淡纹理,散着迷蒙的光晕,光的冷意与秋风的冰凉糅合在一起,沾在江澄裸露的皮肤上,是让人舒服的温度。


“算你们今天运气好。”江澄哼了一声道。


“因为有你来了啊……”蓝曦臣笑,“今晚月色很美。”




17.《寒露·故梦》 by  @曦月_开学长弧 可能会诈尸 



那人也并没有魏无羡那般好酒,但每逢佳节时却也会喝上几杯。他不愿扫那人的兴,每次都会饮上一杯,不过几次下来后那人便不再让他饮酒,兴许是被他吓到了。


不过后来那人就拎来了清思,也就是他那酿得度数极低的酒。


蓝曦臣不曾想过这清思还有,毕竟酿制它的人早已不在了。


皇帝,不,准确说是先皇,江澄,是他蓝曦臣的爱人。




18.《霜降·不惧无悔》 by  @はんげ.氷 


大概在世俗的眼里,omega一个是那种柔弱的人,但江澄偏偏不是那样的,非常非常的特别。在他同时具备了坚韧和堪比alpha的骄傲,两种相斥的性格造就了这个唯一。


他是那么的高高在上,骄傲地蔑视这些蝼蚁,独立于尘世,不染世俗,独一无二的那个江澄,让人移不开眼。


反手拔出匕首,寒光微闪着幽蓝的色泽,身姿俊逸,行云流水,那股莲香也不再是情之代表,而是象征君子的莲。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大概就是在形容江澄。




四、冬篇


19.《立冬·致富经》 by  @网警14382 


好了,我们终于等到了厂主江澄。


“江厂主好,我是《致富经》记者14382。”


“嗯。”


厂主果然威武,那眉头一皱都是好看的。等等,江澄身旁的是云深学院的院长蓝涣吧。哇,先打个招呼。


“蓝院长竟然也在这里。”“我是来帮晚吟割稻子的。”




20.《小雪》 by  @笙邪


忘了从哪里听到的,在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牵手成功的两人便会一直走到白头。 


而这一刻,幸福降临。




21. 《大雪·暮雪白头》 by  @余清欢 


一直一直走,刚好白头。




22.《冬至》 by  @容枫 


“或许是太冷了。”他想。


寒风在吹袭他身体的时候,也冻伤了他的心。


所以记忆的碎片才会不停地向外涌。


又或许真的只是因为,他……想他了。




23.《小寒·有一个江澄》 by  @一江沐泽 


堪称云深四大牛郎的搞事组合,当晚一曲威风堂堂引爆全程,更劲爆的是云深女孩子的男朋友们:魏无羡,江澄,薛洋,瑶妹。当场告白云深女孩子的老攻们:蓝曦臣,晓星尘,聂明玦。


据说当时的校纪委老师兼党纪委书记蓝启仁,进了医院。


学校里江澄那一句:“蓝曦臣,劳资就踏马爱你❤”作为最霸气告白语录至今仍在流传。




24.《大寒·你是我年少轻狂的大梦一场》 by  @汝南第 


“他在台阶边,三九节气的风呼啸着卷过去,索菲亚大教堂的鸽子扑闪着翅膀飞下来。”


“我拍过很多张漂亮的照片,但唯独这一幕是我只能保存于记忆却无法用镜头记录的。”


“我这辈子有三件最遗憾的事情,其一有生之年家人不得团聚,其二生来桀骜难做温柔,其三……爱而不得却一往情深。”


“我曾经……爱过一个人。”


“一个……只鲜活在我的回忆里的,也深爱过我的人。”




五、《尾章·我们还会和以前一样》 by  @贪欲竹 



蓝曦臣:晚吟,阿澄,一年纵然有四季,一季六节气,我会永远爱你,对你的爱,哪怕宇宙停止了运转,天地沦陷,海枯,我都会将你视为我的珍宝,你是我的世界中心,我对你,永远都会和以前一样,直到世界末日。


江澄: 蓝曦臣,笨涣,我情商低,不会说特别浪漫的话,但是,我也很爱你,谢谢你让我知道,我也可以依靠别人,我也并不是一个人,我也爱你。


哪怕我们都老了,我们都会和以前一样相爱。




——曦澄二十四节气联文·END——




最后想先表白所有参与联文的太太们,所有点红心蓝手的姑娘们,所有在曦澄圈里产粮和打call的小天使们。给你们比个大大的心!


其实我一直也没想过会搞一个这样的事。


二十四节气的联文想法是望舒提的,那时候在群里看到,正好有时间,就开始将这个想法付诸实际,建群、拉人,直到最后反复敲定发文格式和节气分配,直到最后一篇尾章发在lof上。


最开始是被这个主题所感动到的。


二十四节气,迎过春风,寻入夏荫,踏上秋叶,吻过冬雪。


无需轰轰烈烈,只需细水长流。


岁月漫长,而他们一直在一起。


蓝曦臣和江晚吟。


最后谁想到我竟然写了个BE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曦澄】夏至·何处似樽前

  • ooc有

  • 放飞自我有

  • 本来想抒情最后还是变成了单口相声

  • 全场最佳助攻:魏无羡

  • 秀恩爱圣地:彩衣镇湘菜馆

  • 最具商业眼光:湘菜馆掌柜的

  • 辛苦夜雨整理啦 @江夜雨 

观众老爷们,觉得可以接受的话,那么请往下看吧~


1.

夏至方至,云梦的暑气陡然变的蒸人,出了室内,在院子里站上一刻钟汗水便能浸透内衫,若是再走上几个时辰大概白日飞升也不是梦。

金凌百无聊赖的戳着碗里的冰沙,一边等他舅舅安排近期江家的大小事物。屋里的冰塔化的只剩一个底。但是他舅还没回来。金凌决定不等了,打开门却见一个黑影兴奋的扑向他,金凌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撒娇的仙子扒拉到地上。心里有了点数:仙子已经回来,他舅还会远么?不会!

“就这样,剩下的等我回来再说”江澄把手中的帐册交给身旁的管事。看着管事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回宗主,金……”还没等管事说完,江澄转头就见金凌牵着仙子站在眼前,后者还一个劲儿的往前者身上扑。江澄揉了揉眉心,沉声问道“你怎么来莲花坞了?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带着门生去姑苏参加清谈会么?”“我让言笑带着他们先去了!我……”“胡闹!你身为宗主怎可轻易抛下门徒?”“舅舅……”金凌觉得有些委屈。事已至此江澄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带上金凌和自家门徒,踏上管事早就准备好的轻舟驶向姑苏城。

江澄之所以没有选择更快的御剑飞行,除了体谅一些灵力低微的门客,也存了一点私心,他不想那么快去到云深不知处,或者说不想太早见到蓝曦臣。

江淮的梅雨季节甚是讨厌,连续几日未曾放晴。雨虽不大,缠缠绵绵的惹的人心情烦躁。江澄心里还记挂着上次见面时蓝曦臣的告白,江澄对喜好龙阳之人没有偏见,可这并不代表他能接受来自同性的告白。这次姑苏的清谈会他本不想参加的,但是这是金凌继任家主后参加的第一个清谈会。他这个做舅舅的总要去给他撑腰,别说区区一个云深不知处了,便是龙潭虎穴他也闯得。金凌眼见他舅眉头皱的更深了,有些诺诺的缩在船舱的一角,努力的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生怕他舅再一个不顺心紫电就甩过来了。毕竟,这事他办的确实不妥当。

行至彩衣镇,金凌和江澄告别去寻言笑和自家门徒了。江澄等人也下船休整,江澄嘱咐了两句,确定了集合时间便挥了挥手让他们都散了。

独自沿着岸边走下去,他发现少时熟悉的街景大都不在了,但是那家湘菜馆开的依旧热闹,不过是老板换成了之前那人的小儿子。江澄寻了一个位置坐下,点了两个菜要了一壶酒。酒刚端上来,江澄闻着酒香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便叫住小二问了一句,“这酒?”小二是个热心肠的,闻言答道“客官有所不知,这是姑苏名酿天子笑。”江澄心道:我当然知道这是天子笑,魏无羡那厮喝这酒简直上瘾。“可这酒怎会……”江澄的话没问完,但小二已经知道他想问什么了,遂答道“奥,您问这个呀,因为含光君和他的道侣每次光临都提着天子笑,小店就和天子笑酒家合作了。”江澄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我就知道这种事情和魏无羡脱不了干系!”

怕什么来什么,江澄刚想到这儿,就见一双人影。一人衣冠胜雪,身姿挺拔如松,行止有度,身负古琴。另一人黑衣如墨,像菟丝子一样缠着前面的人,腰间佩笛。

如果不是黑白无常精神错乱了,这两个人必然是那对儿远近闻名的道侣。

小二见是这两人,就把江澄撇下,迎了上去。江澄倒是不在意这些,继续低头吃自己的。忘羡二人点完菜,魏无羡就拄着头歪向蓝忘机问道“诶,蓝湛你看,那是不是江澄?”

“嗯。”

“我记得你说你……”

蓝忘机突然给魏无羡碗里夹了一块肉说道“吃菜”

“哦,好!”

江澄觉得他再待下去可能会想举起三毒劈向这两人,连忙趁着怒火未满,结账走人。

魏无羡看着江澄蕴着怒火的背影若有所思“二哥哥,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完?”

“兄长说他心中有数。”

2.

其实各家清谈会内容都差不多,无非是总结当前成果,计划近期行动,展望美好未来,会后大家聚一聚联络一下感情也就结束了。虽说内容大都相似,但是各家清谈会的表现形式却带着鲜明的自家风格。比如兰陵金氏的雍容,云梦江氏的潇洒,清河聂氏的威严,还有姑苏蓝氏的刻板。

盖因如此,就算没有蓝曦臣这件糟心的事儿,江澄也不想去云深不知处参加清谈会。简言之:破规矩一堆,做饭还难吃到人神共愤。换你你去?

这是金凌第一次尝到云深不知处的餐食,此前都是随着舅舅或者小叔匆匆拜会,未曾留膳,今日有幸尝到,开始怀疑人生。但毕竟他是一宗之主,不管心里如何想的,表面上还是一派云淡风轻。江澄眼角余光扫到金凌,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至少金凌的表现比起当年的自己可以说强上太多!

江澄年少时曾和魏婴一起到云深不知处求学,魏无羡上天入地的作死,江澄大部分都是反对的,唯有宵禁后溜出门买食物这件事,江澄是心甘情愿与他同流合污的。说真的,云深不知处的食物绝对是对吃货味蕾最大的折磨。

江澄本想向往常一样偷溜出去,却忘记了这次云梦一行人的宿舍恰好安置在寒室的东北角,只要江澄出了院门再走三步就是寒室。可以说只要江澄正常的走门出去,蓝曦臣是一定会发现他的。

所以,江澄的翻墙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他看着蓝曦臣含笑的双眸,对天发誓:我是真的没想把它们挖出来的。

蓝曦臣看着江澄窘迫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率先打破了沉默问道“晚吟,你……”江澄觉得他从小到大都没这么丢人过“泽芜君……我”我就是因为你们家菜太难吃了,才要翻墙的!

“你要不要出去?”蓝曦臣顿了顿,还是笑着把话补全了。

“诶?”江澄机械的点了点头,但还是有点懵,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蓝曦臣……

蓝曦臣自然是极其清楚蓝家的布防,带着江澄三拐两拐便溜出去了,比起江澄费尽心机翻墙还要防着蓝家巡夜的门生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可能是因为有仙门驻守,姑苏城不似其他地方有着严格的宵禁。申时街上依旧灯火通明。蓝曦臣带着江澄拐进一家茶楼,江澄进来的时候扫了一眼牌匾——采芝斋。蓝曦臣对这家店很熟悉,落座后直接和小二点了一壶碧螺春和两碟绿豆糕。转脸便见江澄一脸疑惑,于是说道“听说晚吟喜爱甜食,我就自作主张带你来这儿了。这家的绿豆糕油稍重,不噎人,且加了玫瑰花甚是香甜,待会儿你可以尝尝。”江澄心道:谁告诉你我喜好甜食的?

不用猜,指定又是魏无羡,如果现在魏无羡在他眼前,他一定要揪着他的衣领子好好问问,到底记不记得自己是谁家的人?考虑到那人的不要脸,很有可能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的回答“蓝家”,江澄就偃旗息鼓了。

两人各吃各的,期间偶有交谈说的也是最近的各家形式,江澄担心的话题一点都没提到,蓝曦臣淡定的让江澄都快以为是做梦听到的告白。

两碟绿豆糕也不算多,吃完二人便决定打道回府,他和蓝曦臣是偷溜出来的,不好太张扬,而且江澄还记得魏无羡说过蓝家人的作息规律准到令人发指,眼看现在已经申时三刻,江澄生怕蓝曦臣突然睡倒在大街上。

3.

或许是这次翻墙合作很愉快,回去之后两人表面虽然又恢复平时的疏离,但是蓝曦臣偶尔会邀请江澄到云深不知处小坐,江澄也会带蓝曦臣去品尝云梦新开的小吃,总之,忘掉告白事故的曦澄二人相处还算愉快。

又是一年夏至,姑苏蓝氏照例在云深不知处开百家清谈会,金凌觉得他已经对这种苦到极致的菜麻木了,主要架不住天天陪蓝思追吃这种东西,那货美其名曰:同甘共苦。他说这话的时候金凌很想放仙子咬他,无奈友军已经投敌,而他也确实对着那张笑脸下不去手。

侧眼偷瞄他舅,金凌发现一个不得了的事情:他舅那个大吃货,碗里的汤居然比他先!见!底!有阴谋,大阴谋!

江澄为什么能吃的那么快?自然是因为蓝曦臣事先吩咐过膳房他胃口不好,将他的那份少盛点,又嘱咐上菜的人将他和江澄的菜对调一下,所以江澄才能轻松搞定这些令人作呕的食物。

这次云梦一行人的宿舍依旧和去年一样,不过蓝曦臣这次没打算带着江澄翻墙。而是请他到寒室稍坐片刻,江澄一脸惊恐的看着蓝曦臣不知道从哪里端出来的一盘盘美味佳肴。

乳腐肉是松鹤楼的名菜,江澄伙同蓝曦臣扫荡了大半个姑苏城的美食他当然知道,他也确实爱吃。问题是这盘肉颜色红亮明显是刚出锅的,而不是从松鹤楼打包回来的。不是说君子远庖厨的么?怎么这个世家公子排名第一的这么与众不同?

菜都端上来了,蓝曦臣这个主人还没有落座,而是跑到院子里的树下挖酒?江澄觉得今天的蓝曦臣和他之前认识的蓝曦臣可能是两个人。

等到蓝曦臣落座,江澄才举箸。蓝曦臣先把江澄的酒杯添满,回手给自己添了一杯茶。江澄其实很想问:你们云深不知处不是禁酒么?你怎么还酿酒?可后来一想,蓝曦臣连夜游都干了,还怕禁酒?以后谁要再说姑苏蓝氏循规蹈矩,江澄就拿这件事糊他一脸!

江澄看着酒色浅红,有些新奇,举起酒杯抿了一口,觉得这酒有点甜,就问蓝曦臣“你这酒是拿什么酿的啊?”

“石榴”蓝曦臣答道“听说晚吟虽然喜欢吃石榴,但总觉得吃一嘴籽品不出什么味道,我就想试试把它酿成酒,看起来你很喜欢?。”

江澄已经放弃深究蓝曦臣到底怎么总听说的了!

石榴酒虽然好喝,但极香烈。江澄喝了两盅便有了醉意,蓝曦臣为他换了一杯茶。江澄吃了茶但反应还是有些迟钝。江澄的醉态与他人不同,面上瞧不出来丝毫,只是反应有些迟缓,一双杏眼雾蒙蒙的,甚至带了些天真。蓝曦臣觉得这样的江澄很少见便逗他说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不嫁与我啊!”[i]

江澄猛地瞪大了双眸,他当然不是醉到失去意识,只是当时酒意上头有点晕罢了。蓝曦臣看到江澄的反应就知道他恐怕只醉了五六分,惋惜的说道“原来你没醉啊!”我要是醉了你想怎样?江澄腹诽道。

“你没醉也好,那我们就来说道说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又吃了我做的饭,你想怎么报答我?”

江澄皱眉想了想“那下次你来云梦我做莲藕排骨汤给你吃?”

蓝曦臣一本正经的拒绝到“我不接受晚吟除了以身相许之外的其他报答!”

蓝曦臣,你好样的!

虽然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但江澄还是想打人!请问,家暴犯禁么? 

番外

魏无羡和蓝忘机又来到彩衣镇那家湘菜馆,这次掌柜的又推出了新的套餐,饭后甜点——绿豆糕,据说泽芜君吃了都说好!魏无羡转头看向蓝忘机,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个解释。蓝忘机回答道“兄长,并不嗜甜。”

不管怎么说,先尝尝准没错。魏无羡先尝了一块觉得味道不错,挺甜的,还有淡淡的玫瑰味。嗯?不对,玫瑰味?这味道怎么这么像上次在莲花坞里尝到的糕点???

于是,魏无羡招手让小二过来问到“这是你们家自制的糕点?”

小二笑的憨厚回到“客官您说笑了,咱们这是湘菜馆,哪会做这个?”

“那这?”

“这是采芝斋的糕点,掌柜的看每次泽芜君和江宗主一起过来的时候,江宗主都拎着这个糕点,就和采芝斋谈了合作。”

蓝忘机:……

魏无羡:这种被亲师弟秀了一脸的奇怪感觉是怎么回事????


[i] 源于《红楼梦》中凤姐对黛玉的调笑

————————————————————————————————

想说一些废话,我最开始真的想写一篇抒情文,结果我低估了自己逗比的程度,于是本文从100字以后就开始放飞自我,我试图拯救,最终选择弃疗!我对不起大家的信任(鞠躬)尤其是,大佬们抛了那么多玉,最后引出我这么一块砖......

这个假美食文的脑洞来源于汪先生的《生活,是很好玩的》一书,请让我无脑吹一下~汪先生!真的!超!可!爱!在钓鱼 台 国 宾馆挖野菜被警卫员以为是埋 炸 弹,你以为我会说hahaha

感谢各位大佬带我一起玩,有机会一起搞事~拯救懒癌的最好办法,就是一起搞事啦O(∩_∩)O我最喜欢你们啦!

然而我还在放飞自我

はんげ.氷:

默默看了眼各位大佬,滚回去八稿_(:з」∠)_

冬至:

#曦澄##曦澄·二十四节气# 
当惊蛰的第一场雨润湿了地面
便是轮回
这每一个轮回
你愿意陪我一直走下去吗
CP:蓝曦臣X江澄
活动时间:10月1~9
参与名单:
冬至 容枫
小寒 一江沐泽
大寒 汝南第
立春 呦呦鹿鸣
雨水 不忘初心_五年之约 
惊蛰 景罗天
春分 一纸非执
清明 江夜雨
谷雨 临风
立夏 散散
小满 缇缇
芒种 易水
夏至 江望舒
小暑 顾珍
大暑 曦澄婚礼策划师阿卿
立秋 月冷瑶琴
处暑 鱼渣
白露 哑铃子
秋分 影转画漆凉入 
寒露 曦月
霜降 はんげ.氷
立冬 网警
小雪 笙邪
大雪 余清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