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芜尽处

天空飘来五个字:不要关注我

关注我干啥?我不是大佬,大腿在隔壁!关完再取关我不要面子的么?

废话超多的脑洞写手

可能本质是个推荐博主

圈名江望舒『江畔何人初见月』

rio杂食

爱与和平NOGW协会电钻会员

(这年头谁还没个钻了)

对江宗主和少天欲罢不能

【曦澄】岁月神偷

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大概会有番外。当然,如果我懒了就没有了。大约是迟来的生贺 @梓沫尘缘 和端午节礼物吧......忘说了有ooc,但我也不知道严不严重





夏末的莲花坞比之盛夏时粉粉白白似晚霞映雪,总多了一丝衰败感。

蓝曦臣撑着伞走在蜿蜒的石桥上却并不觉得如此。毕竟,经了秋霜过了冬雪,来年开春坞中又是盈盈一片绿水。也或许是因为他心中自有一番春意,所见所感都变得生动活泼了起来。

江家子弟对于姑苏蓝氏的宗主悠闲的在莲花坞散步早就见怪不怪。毕竟泽芜君和三毒圣手定情的事情早就是修仙界公开的秘密。

其实蓝曦臣也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云淡风轻,他和江澄心意相通已久,但是江澄迟迟不答应与他结为道侣。对此蓝曦臣也曾问过江澄,可江澄每次都含糊其词,只说要等一个人。但问到是谁,他又不肯说了。蓝曦臣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很嫉妒他。

“等着急了吧。”江澄快步走出厅堂,理了理不太平整的护腕,和蓝曦臣说到。

蓝曦臣摇了摇头道“没有,你想去哪?”

江澄皱眉想了想回道“我记得金凌好像和你们家那群小朋友在一起夜猎?”

“嗯,他们如今应该在崇安。”蓝曦臣道。

江澄揉了揉额角说到“我想去看看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我刚才出房门的时候觉得心有点慌。上回这样还是金凌三岁的时候,那次他发了三天的高热,一直退不下来,差点没救回来。”

蓝曦臣将伞往江澄那侧倾了倾又牵过他的手说到“那就走吧。”

江澄突然被扣住手,本能的挣了挣,但没挣脱就随蓝曦臣去了。

出了莲花坞的大门江澄就打算松开蓝曦臣捏御剑诀,没想到蓝曦臣还是没有松手。江澄侧眼望去,杏目中满是狐疑。蓝曦臣收了伞,御起朔月,拉着江澄一起。江澄瞬间明白蓝曦臣的想法,但就是不想这样顺着他。于是用力挣脱蓝曦臣正要重新召起三毒。蓝曦臣无奈的重新拉过江澄说到“阿澄别闹,你这样我会担心!”

江澄虽然不愿但也依了蓝曦臣,两人一同御剑到了崇安,还没落地便看到夜空中闪烁的焰火。花纹正是兰陵金氏的金星雪浪和姑苏蓝氏的卷云纹,江澄心神大乱喊道“金凌——”蓝曦臣将他拉住了说道“不用担心,忘机和魏公子跟着他们呢!出不了大事的。”话是这么说,可还是带着江澄飞速向焰火亮起的地方掠去。

忘机的铮然琴音配合陈情清越的笛声响彻天际,听到这里江澄的心才稍稍安稳。等到落了地江澄迅速召出三毒,紫电也同时在手中化形。蓝曦臣也将裂冰送到唇边,呜咽的箫声缓缓流淌。有了二人的加入,忘羡的压力瞬间减轻,局势瞬间逆转。魏婴本身灵力不济,又拼杀了这么长时间,身体早就撑不住,之所以坚持着完全是靠着惊人的意志力。这会儿援兵到了,心里的弦一松便要向地上栽去,蓝忘机双手抚琴御敌并不能及时赶过去,只来得及喊了一声魏婴。所幸江澄反应快,紫电挥舞间及时拉回了魏婴。蓝忘机冲江澄颔首表示感谢。

不过江澄完全没心思和他客套这些虚礼。一把揽过魏婴,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席地而坐,问道“怎么连你都伤成这个样子,金凌呢?金凌怎么样了?”

魏婴强打精神道“我让温宁护送那帮小朋友先下山了,金凌被食梦貘抓伤昏了过去,如今大概魇着呢”魏婴眼看着江澄急着去追,一把将他按住道“我还没说完你急什么,他的外伤我和蓝湛都给他处理了,内伤就只能慢慢调理。可能最近睡得不能太安稳,但也不会迷失在梦境,你还真当江家的银铃是摆设啊!”江澄翻了个白眼,刚想骂回去,却见魏无羡惊恐的望向他身后。然后便是蓝湛疾呼“兄长——”江澄猛地回身,只见一只食梦貘不知什么时候窜到了他身后正要扑向他,蓝曦臣来不及出剑,本能的用身体帮江澄挡住这一击。江澄忙松开魏无羡去接蓝曦臣,蓝曦臣本想告诉江澄:他没事,只是看着吓人,结果才张口唇角便流出鲜红的血。江澄吓得脸都白了唇线紧抿,死死地抱着蓝曦臣。蓝曦臣向江澄勾了勾唇角,便陷入一阵黑暗。

“唔——”蓝曦臣醒来发现他并不在崇安的武夷山或者姑苏的云深不知处。高低错落的房檐构成檐廊,江南水乡特有的青瓦白墙。这里……好像是……

“哥哥,你迷路了么?”一个玉雪可爱的娃娃扯住了蓝曦臣的衣摆,嫩声嫩气的问道。

蓝曦臣揉了揉额角,本想否认。低头却看到眼前的娃娃一袭紫色衣衫,腰间佩着与裂冰上系的别无二致的银铃。精致的眉眼一如他初识钟情的模样。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装作无奈的样子,点头承认了。

“那你先去我家吧,我父亲很厉害的,他一定会帮你找到你家的。”江澄身后的家仆有些犹豫,想要阻止江澄。又看眼前的公子举止有礼,额间还系着姑苏蓝氏的抹额,不像奸恶之徒,便随江澄去了。

“好。”蓝曦臣答道。

蓝曦臣跟着江澄回到莲花坞,那时的莲花坞还没有像如今这般热闹,却也别有一番温馨。穿过月亮门,江澄本想先带蓝曦臣去书房见他父亲。突然一声清脆的瓷器破裂的声音从厅堂传来,打破了方才的温馨静谧。随之传来的是虞夫人略显凌厉的嗓音“江枫眠,你愿也好,不愿也罢,你已经娶我进门了。你的妻子,这莲花坞的女主人,已经是我虞紫鸢了!那些不相干的人,你就算记挂在心里也不要表现出来让我看到。这是最起码的尊重,我眉山虞氏虽然比不得你云梦江氏,但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蓝曦臣眼看着江澄的脸色变得煞白,杏眼溢出两汪泪泡,眼看就要哭出来了,正想着怎么安慰。却见眼前的小人,吸了吸鼻子,硬是把眼泪逼了回去,装作没事人一样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蓝曦臣闷头笑了一声,他总算知道了。原来江澄爱逞强和打掉牙和血吞的性子是打小就有的。

回到房间,江澄将房中的仆人全都赶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江澄和蓝曦臣两个人,蓝曦臣揉了揉江澄泛红的眼眶说道“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和我说说。”江澄歪着头好奇的看向身边的漂亮哥哥,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哥哥第一眼就给他一种亲近的感觉。半晌后开口道“阿爹和阿娘总吵架,我看莲花坞其他小朋友的父母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以为我乖乖的就会得到阿爹的表扬,但是也没有。为什么其他小孩子可以坐在父亲的肩膀上?阿澄就不可以?是不是阿澄还是不够乖?”蓝曦臣看着江澄的杏眼中带着懵懂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江澄的问题。他之前也听说过,江枫眠和虞紫鸢夫妻不和,堪称修真界第一怨偶。但他也确实没想到两人连面子功夫都不愿意做。

不过,他看着江澄眼眶中亮晶晶打转的水珠,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蓝曦臣对于哄小朋友的经验实在有限,即使他有一个弟弟。可是蓝忘机从来都是一板一眼的,虽然对他这个兄长比较亲近,但也只是与对其他人的拒人以千里之外比稍微好一点。蓝曦臣想了一会儿,将江澄默默的举到肩膀上坐好问道“这样你感觉会不会好一点?你还有什么想做的?我可以陪你。”江澄坐在蓝曦臣的肩膀上伸手拽了拽他系的规规矩矩的抹额,闷闷的嗯了一声。

“公子,宗主有请您和您身边的那位公子。”有弟子轻轻敲了一下门回禀到。

江澄回到“知道了!”又不满的拽了一下蓝曦臣的抹额才罢手。

蓝曦臣抱着江澄穿过回廊,沿着刚才的路又回到了江枫眠的书房,江澄主动跳下蓝曦臣的怀抱,恭恭敬敬向江枫眠行礼道“父亲!”蓝曦臣也向江枫眠拱手示礼,江枫眠回头示意弟子将江澄抱走想单独留下了蓝曦臣,显然是对他有话说。江澄看着父亲严肃的面孔怕父亲对漂亮哥哥不利,死活不肯离开,死死地抓着蓝曦臣的衣摆。蓝曦臣蹲下来揉了揉江澄的头发说道“阿澄乖,我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

“那拉钩”

“好”

江澄这才放心离开,江枫眠看着两人的互动若有所思道“你是何人,来我莲花坞有何目的?”

蓝曦臣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答道“晚辈出身姑苏蓝氏,外出历练,偶遇令公子,且与之极为投缘便随之拜访。若有失礼万望江宗主海涵。”

江枫眠听完,皱了皱眉头道“你方才说你出身姑苏蓝氏,姑苏蓝氏这一辈的直系子弟诸如青蘅君或蓝启仁我都识得,我并未见过你。至于下一辈……”江枫眠上下打量了一下蓝曦臣“你这年龄???”

蓝曦臣早就知道江枫眠会有此问,从容答道“事关姑苏密事,晚辈不便过多透露,希望江宗主不要为难在下。不过,我可以保证,我对莲花坞和令公子都没有恶意。”

江枫眠点了点头道“我一向信得过姑苏蓝氏的品行,既然如此,公子若是不嫌弃,可以在莲花坞多逗留几日,我看阿澄那孩子很是黏你。”

“我的荣幸。”蓝曦臣含笑应到。

 江枫眠并没有给蓝曦臣安排新的住处,只是让仆人将他领回了江澄的房间。蓝曦臣打开门就看到江澄坐在床上抱着膝,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江澄显然也听到了推门的声响,抬头望去,怔怔的看着蓝曦臣从门口走到床边。扭捏了半晌才开口道“那个……我父亲……”

蓝曦臣笑着摇了摇头道“放心,江宗主没有为难我。”

“哦,那哥哥你找到回家的路了么?”

蓝曦臣遗憾的摇了摇头。

江澄的眼睛一下子亮了,问道“那漂亮哥哥可以和阿澄住一起么?”蓝曦臣勾了勾嘴角道“在我没有找到家之前,可能要委屈阿澄收留我了。”说着又看了眼更漏,发现时间已经接近亥时。于是说道“时候不早了,你该睡觉了。”

江澄乖巧的躺下来拉过被子,蓝曦臣又仔细给他掖了掖被子。才准备去外面下人给他安排好的厢房就寝。正准备绕过屏风,似有所感的回头又看了一眼江澄,江澄安静的蜷在被子里,睁着一双似被水洗过的澄澈双眸,一眨不眨的盯着蓝曦臣。蓝曦臣瞬间就觉得双腿似灌了铅一样沉重,不能再往前迈出哪怕一步。僵持片刻,蓝曦臣还是妥协了,伴着江澄宛如实质的目光,踱步回床边,掀开被子躺在了江澄身侧,又将他往怀里揽了揽无奈道“这下安稳了?赶紧睡吧!”江澄在蓝曦臣怀里点了点头又蹭了蹭,安然入睡。

第二天一早,江澄醒的很早,卯时未至。

从他有记忆起,就是一个人睡的。哪怕是生病了,阿姐和阿娘也只是陪在身边坐一会,待他熟睡便离开了,他从未被人以完全守护的姿势,护着睡过一夜。江澄盯着蓝曦臣熟睡的面庞,忽然玩心大起,伸手小心的碰了碰蓝曦臣鸦羽般浓密乌黑的眼睫,见他睫毛颤了颤却并未睁眼,正打算再来一次,被蓝曦臣一把抓住作乱的手,还未清醒的声音带着一丝缠绵道“阿澄,别闹!”

江澄住了手,看着身旁的人起床穿衣,规规矩矩的束好抹额好奇的问道“哥哥,你额上的飘带是什么呀?”蓝曦臣笑而不语。伸手将江澄的衣物拿过来帮他穿好说道“你今天的功课做完的话,我可以带你去集市上转转。当然要是没做完的话,就……”

还没等蓝曦臣把话说完,江澄随手系了衣带便跳下来往自己的小书房跑去。蓝曦臣看着江澄的背影怔在原地,随后低声笑了。

江澄果然按照约定提前做好了功课,蓝曦臣也没有食言,依着约定带江澄出去转转。他们沿着当时江澄带他游玩的路线,一路走到莲湖畔。

“要不要放河灯?”蓝曦臣低头问道。

“要”江澄很兴奋,咬着蓝曦臣刚给他买的糖葫芦,又有些犹豫道“可是现在是白天,没有人卖河灯呀。”

蓝曦臣随手从怀里拿了两张纸出来,灵巧纤长的手指折了几下,便折出一只小船的样子。又拿出在集市上买的短蜡,画了引火符。将点好的蜡烛放在折好的小船上。小心的递给江澄。江澄接过蓝曦臣手中的河灯,放入莲湖后,站在岸边一本正经的许愿。蓝曦臣站在他身边问道“阿澄许了什么愿望?”

江澄捂嘴含含糊糊的说道“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蓝曦臣无奈的拉下江澄的手问道“那你捂嘴干什么?”

“可是你一问我,我就忍不住想说”江澄无辜的说道。

“……”

回去的路上,江澄看着街边老伯卖的小奶狗走不动路,仰头一脸期待的看着蓝曦臣。蓝曦臣对上江澄那双杏眼便没有招架得住的时候。只能如他所期盼的,付了账,抱着三只小奶狗回了莲花坞。

蓝曦臣在莲花坞呆了近半个月,他越是与小时候的江澄相处,越是心疼。这么乖巧的孩子为什么要出生在那样一个家庭里。他也明白了江澄对魏无羡的恨之入骨和割舍不下,比起父亲的薄情,母亲的严厉,魏婴才是真正陪伴江澄给他温暖以及鼓励的人。同时他也庆幸,今后的日子他有幸和江澄一起走下去。

“哥哥,你要走了么?”江澄抱着当时蓝曦臣送他的狗怯怯的站在门边。蓝曦臣点点头,他最近头晕的次数越来越多,估摸着是要回现世了。他担心被人看到他突然消失起疑心,更怕江澄突然受到惊吓。不如让他以为自己找到回家的路而离开。

“那……哥哥……还会来莲花坞看阿澄么?”

“会的。”蓝曦臣蹲下来摸了摸江澄脸,从袖中一个取出莲花纹饰玉佩,那是他为江澄准备的,他亲手雕刻的玉佩。放在江澄的手心,说道“我一定会回来看阿澄的。”

“嗯,阿澄会乖乖在莲花坞等哥哥的”江澄认真的回到。

蓝曦臣才迈出莲花坞的大门,便感觉到一阵熟悉的眩晕感……

艰难的撑开眼皮,看到床顶熟悉的卷云纹,蓝曦臣想着:他大概是……回来了。

“泽芜君,您终于醒了!”蓝曦臣侧眼望去,是蓝思追端着药碗站在他床边。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问:江澄在哪?不过还没等思追回话,江澄便推开了寒室的大门。一双杏眼布满血丝,脸色冷的都能结冰。蓝曦臣叹了口气心道:完了,他的晚莲生气了!!!怎么办???江澄寒着脸接过蓝思追手中的药碗。思追见状便向二人行礼后,退出了寒室。

蓝曦臣委屈的望着江澄的冷脸,可江澄不为所动。搅了搅手中的药,便一勺一勺的往蓝曦臣口中送,把蓝曦臣想说的话堵了个彻底。等到一碗药见了底,江澄收拾了碗打算离开,蓝曦臣见势不对一把拽住了江澄的衣袖,江澄本想要挣开,蓝曦臣低声道“如今我伤着,你要是想挣开,我是拉不住的。”

江澄没有动,坐在蓝曦臣床边道“让你逞英雄!我自己不会躲么?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真是难看死了!”蓝曦臣笑了笑“我也没想那么多,就是下意识……”

“你还狡辩??”

“我错了!”

蓝曦臣看着眼前别扭的江澄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他小时候抓着他衣袖问他是不是迷路的样子。低声说了一句“还是小时候可爱!”

江澄没听清又问了一句“你方才说什么?”

“我说,我送你的玉佩你还收着么?”

“什么玉佩?”江澄疑惑道。

“哎——还是小时候的晚吟可爱,还会抱着我叫漂亮哥哥什么的。”

“所以……你就是那个哥哥?”江澄疑惑的语气中带着不可置信。

蓝曦臣浑身一抖,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这个问题要好好回答的错觉……但是他还是点头承认了。

江澄也点了点头强压下心中怒火装作没事人一样什么都没说,甚至在蓝曦臣生病这一段时间都表现的极为正常,但蓝曦臣还是觉得不安……几次想开口解释,都被江澄岔开了话题。

直到他病好后再次去莲花坞找江澄的时候,这个不安成真了……

江家的弟子将蓝曦臣拦在门外恭恭敬敬的说道“蓝宗主,我们家主说了,他等了您20年您看着办吧。”

蓝曦臣“……”

然后……蓝大宗主便走上了漫漫追妻路!

 

 

 

 

魏无羡摩挲着下巴,靠在蓝忘机身上和他说道“我看大哥这日子可有的磨,我师妹傲娇病犯起来大概无药可救……”

蓝忘机对此不置可否。

本来,魏无羡就没指望蓝忘机接他话茬。说着,又换了个姿势道“二哥哥,我突然觉得你家追妻难,好像是祖传的!”

蓝忘机“……”                               



评论(8)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