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芜尽处

天空飘来五个字:不要关注我

关注我干啥?我不是大佬,大腿在隔壁!关完再取关我不要面子的么?

废话超多的脑洞写手

可能本质是个推荐博主

圈名江望舒『江畔何人初见月』

rio杂食

爱与和平NOGW协会电钻会员

(这年头谁还没个钻了)

对江宗主和少天欲罢不能

此恨无关风与月 ――读《江有汜》有感

激情熬夜码评论,希望某人给个面子,不满意私聊我,说错的地方不要大庭广众拆穿我。
――――――――――
我宝说她要长评我就写了,是不是不可以溺爱孩子?在线等,不急。

《江有汜》取自《诗经》,不知道就算百度一下也知道这是一个悲剧。

《说文》有言:汜者,水别复入水也。从水,巳声。我觉得没有比这个字更合适这篇文的羡澄的了。

需要强调的是,当时取名字的时候取的是字面意思,和弃妇一点关系都没有。千万不要因为全诗diss我宝。

好了以下是正文。
――国际惯例,涉及剧透――

这篇文比较新奇的点大概是玄羽羡并非魏哥,而是有着魏哥部分回忆的陌生人。说实话这个设定很戳我,我个人看完原著的时候觉得献舍后的魏哥无论是对莲花坞还是江澄都太冷漠了些。

他甚至不相信养大他的江家和与他自小相知相交的师弟,而是相信一个外人?
至于为什么蓝湛是外人,就四个字“你们蓝家”。

原著的违和在这篇《江有汜》里似乎有了合理的解释。莫玄羽并非魏无羡,只是意外拥有了魏无羡部分记忆。他以为自己就是魏无羡,就是夷陵老祖。

魏哥最后争得莫玄羽身体的主动权,冒雨拖着灵力不济的身子回到莲花坞,说出来那句“江澄,你瘦啦。”或许这是他在当年围剿乱葬岗时便想和江澄说的话呢?这谁又说的清呀。
  
江澄对魏无羡的感情其实也很复杂,于情,他是自小相伴成长的师兄,但他也是害阿凌成为孤儿的罪魁祸首;于理,他是莲花坞的首席大弟子,但也是他为维护温家人叛出莲花坞。
  
听闻莫公子倒在莲花坞门口,他有点不相信,已经说了“算了,都别再提”的人又反过来寻你,这要是搁我,不乱棍打出去都算客气的。

但是江澄没有,他毫不迟疑的往莲花坞大门走甚至还跑了起来,但是走出门口倒是不慌不忙了。还颇为有心的嘲讽魏无羡“怎么?你惹的事蓝忘机摆不平了?”
  
嘲讽完了自己还心疼,一面担心他的伤势,一面吼身边的小弟子赶紧去找大夫。
  
你看他总是这样浑身是刺,将肺腑的柔软裹的严严实实的,偶尔舒展的时候也只有亲近的人才能得一窥。魏无羡以前自然算是亲近的人,如今难说。但是不得不提,魏无羡于江澄来说一直是特别的。
  
魏无羡惹了事回来找他,他虽然面上不显,但心里大抵也有种快意“你看还不是要我来。”
  
就像是当年日常的闲谈。

“把蓝忘机和蓝启仁都得罪透了,你明天等死吧!没谁给你收尸”
  
“管那么多。先逗了再说。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滚滚滚!下次干这种事情,不要让我知道!也不要叫我来看!”
  
但是总有下一次,不管是打山鸡还是射纸鸢,但凡魏无羡想玩的,江澄虽然骂着,但没有哪次真的放了人鸽子。虽然他总打着怕某人又惹出什么祸事的旗号。
  
他守着魏无羡埋怨蓝忘机拐走了又不看好,听着床上的人迷迷糊糊的叫他的名字,叫阿姐,还叫师兄弟的名字。他放下了所有的公务陪了魏无羡一宿,浑浑噩噩睡过去也不安稳,想起火光的莲花坞,想血色浸染的乱葬岗。其实也不过几公里的距离,但就再也没跨过去。
  
江澄后来比起江澄这个人,更多的时候是扮演着江宗主这个角色。与这个相比,江澄本身什么样对他来说仿佛不重要了。
  
他担着这个责任,就注定不能随心。他要成亲,江家需要一个主母,虞家在重建莲花坞中出力最多,联姻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不然他哪里来的?
  
但是见证了父母的悲剧的他,会比江枫眠做的好上许多。他会宠爱他的妻子,保护她,不让她伤心。他可以做的很好。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比起寻常人家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对虞姑娘好歹还是有个印象的。
  
如果魏无羡不回来,故事就这样发展下去。
  
但是他回来了。
  
江澄一边痛恨一边怀念。魏无羡也在从蛛丝马迹中寻找当年的江澄,寻找当年云梦双杰的默契。他把刀递给江澄,低着头任他施为,适时道歉,认准了江澄会心软。
  
江澄松了口,他便打蛇随棍上。
  
他是回来履行承诺的,将来他做家主,他做他的下属,一辈子扶持他。姑苏有双璧,云梦就有双杰。
  
虽然晚了,但也不算迟。
  
他们还能一起挖藕,江澄还会给他做莲藕排骨汤。他自欺欺人的骗自己回到了过去,又清醒着等着美梦破碎的那一天。
  
先是蓝曦臣,后来又有主事。一个个不等他睡够就迫不及待地往上扯他。但是他也无能为力,就是这些日子,细算起来,也算是他偷来的。
  
江澄很执拗这个事情魏无羡一直知道,他当年就是凭着这份执拗撑起了风雨飘摇的莲花坞。但是魏无羡也没想到他现在凭着这份执拗要捅破两人之间的窗户纸。

不应该这样的,不合时宜。就像那棵烧焦的石榴树。

道理他们都懂,也过去了年少轻狂的年纪。但江澄想疯一把,魏无羡也乐意陪他。

再后来,江澄和虞姑娘的婚事提上了日程,底下的人分工明确,轮不上魏无羡操持。江澄亲自执笔写请帖,将魏无羡的名字留在了最后,但这能留多久,不过两个时辰而已。再厚的喜帖也有写尽的时候,有些话既然未曾宣之于口,以后也不必说了,徒曾伤感罢了。
  
江澄和虞清也算相敬如宾,江澄指了个小姑娘去侍候魏无羡,未必没有些旁的意思,魏无羡大概也是读懂了他的暗示所以才满心忿然。不过魏无羡对小姑娘是极好的,给她改了名字。
  
红莲是个好名字,江澄听懂了,但是又能怎么样。人间久别不成悲。
  
虞清怀孕了,生了个男孩取名江元,认了魏无羡做义父。名字是魏无羡选的,是备选中唯一一个江澄写下的名字,魏无羡也听懂了。
  
默契真的是很玄的东西,或者说心有灵犀会不会更恰当?

魏无羡根基不稳,寿命比寻常人长了许多,于修道者还算早逝。

他不打算惊动谁,一个人悄悄的死了也算干净。但是他躲不过江元,避不过江澄。
  
还是要惹他们伤心。
  
如果可以他不想比江澄早死,最好可以比他晚死那么一天,江澄也不用这么伤心。修鬼道后悔么?伤人伤己,自然后悔。没有办法,回不去呀。
  
虞姑娘最后也回来看他,说实话他不喜欢她。虞清也是,平时也会尽量避着他。两个人都是聪明人,知道怎样做对大家都好。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事情,交给她魏无羡很放心,毕竟他们俩心里装的其实是一件事。
  
仔细想想其实魏无羡也没什么遗憾了,江澄也是。这段感情从没有人说出口,但两人心照不宣。
  
魏无羡想履行承诺,他做到了。
  
江澄想等一个人回来,他等到了。
  
其他的事情于他们来说,都称不上大事。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非关风月,只关你我。

评论(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