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芜尽处

天空飘来五个字:不要关注我

关注我干啥?我不是大佬,大腿在隔壁!关完再取关我不要面子的么?

废话超多的脑洞写手

可能本质是个推荐博主

圈名江望舒『江畔何人初见月』

rio杂食

爱与和平NOGW协会电钻会员

(这年头谁还没个钻了)

对江宗主和少天欲罢不能

【曦澄】过云雨

枝老师 @别鹊惊枝 生日快乐~
您产粮辛苦了!

两天赶出来3000字,十分潦草的流水账

其实就是吵一架

献丑了

我以后肯定不写舅舅胃穿孔了,我今天胃疼了一天

课代表划重点:枝老师生日快乐!
――――――――――――――――――

蓝曦臣是被阳光晃醒的,他皱着眉伸手往身侧的床铺探了探,触手冰凉。很显然,那个人已经离开很久了。刚刚从待机状态恢复过来的大脑这时候告诉他,他们还在冷战。
蓝曦臣摸到枕边的手机,眯着眼看了下时间,刚好7点整。他把手机一扔,又缩着身子将自己往被子里埋了埋,可是体内的生物钟叫嚣着让他赶快起床。他认命地掀起被子,力道大的差点儿把被子掀下床。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他想着。蓝家家教严厉到苛刻,不管是作息还是脾气都要严格控制。
所以,他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是了,江澄。
蓝曦臣一边刷牙一边任由思绪飘远。科学研究表明:两个人相处久了从外激素的相互影响到体内的正常菌群会使两个人变得越来越像,俗称夫妻相。
喜欢赖床的是江澄,喜欢往被子里埋的也是江澄。
蓝曦臣吐了漱口水拎着杯子去了书房。这次出差回来的资料他还没有来得及整理,电脑上挂着的QQ被工作组的群弹到99+。在他放下杯子准备回复同事时,特别关心的提示音响了,江澄发了一个弹窗过来:“蓝曦臣,你帮我看看我是不是把U盘插在电脑上忘拔了?”
热水壶的开关“哒”的一跳,蓝曦臣分神瞄了一眼蒸气的功夫。电脑上的文字就变成了冷冰冰的“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他把插在电脑上的U盘拔下来,习惯性地拿起桌上的电话想问问江澄发生了什么。听着拨号的嘟――声,他又想:凭什么总是自己先让步?
明明思路还没理清,挂电话的行动已经代他做出了选择。蓝曦臣握着手里的U盘叹了口气。
魏无羡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蓝曦臣坐在书房的电脑椅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把钥匙抛到蓝曦臣怀里,随手从桌上抽了两张纸,一边擦汗一边问蓝曦臣:“你不是出差了么?你在家他怎么还要我来跑腿?这么体贴?请考虑下单身狗也是有人权的好么?”
蓝曦臣被这一串儿问题砸的有点儿懵,或者说他的心思就没放在魏无羡刚刚的问题上。魏无羡自顾自地说了一会儿,发现对方并没有给出相应的回应,开始意识到事情不太对。
“你们吵架了?”魏无羡这话问得很迟疑,因为蓝曦臣实在不像是会和人争论的。
“算是吧。”蓝曦臣点了点头,将手里的U盘递过去说:“东西在这里,你给他送过去吧。”
魏无羡接下了U盘后但并没有马上离开。“这个不着急,就算没有PPT他也不至于傻站在讲台上。我觉得现在你俩的问题比较要紧。”魏无羡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书房的单人沙发上等着蓝曦臣开口。
蓝曦臣隔着缥缈的热气看了魏无羡半晌又移开了目光,似乎打定主意不开口。魏无羡看他没这个意向,也不介意主动出击。
他说:“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说我看到的一些事实。”魏无羡停顿了一下,刚好对上蓝曦臣专注的视线,又继续说到,“我上周来帮他浇花的时候,发现你们家卧室的窗帘是厚厚的遮光布。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江澄父母的事情。”
蓝曦臣点了点头道:“略知一二”
“其实自那以后江澄就非常没有安全感,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开一盏小夜灯,而且他睡觉时从来不拉窗帘。”
蓝曦臣皱眉想了想,并不记得江澄有怕黑的毛病。而且每天早上他去拉开窗帘时往被子里埋的明明是江澄自己。
他想继续追问,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几次把话吞下去。魏无羡眼见他欲言又止,但蓝曦臣不说,他就只当没看见。话说完,把U盘往桌上一撂留下一句:“你自己看着办。”便出了大门。
还是放心不下江澄,蓝曦臣拿了外套出门,才想起来自己的车被送去保修了。钱包忘家里了,钥匙也没带,总算身上零零散散还有百十来块的现金,不至于太狼狈。
在家和魏无羡耽误太长时间,路上又堵车。蓝曦臣到A大的时候,江澄第一节课已经上完一大半,黑板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板书。他其实没见过站在讲台上的江澄,乍一见不由觉得有些惊艳。
江澄一边暗骂魏无羡这人靠不住,一边趁着学生记笔记的间隙偷偷揉着酸痛的手腕。偶然瞥过门口,发现门外那人露出的风衣角有点眼熟?
能不眼熟么?那个风衣是他第一次给别人洗衣服却不小心把人家衣服给染了色。虽然他事后又给蓝曦臣买了一件一模一样的,不过蓝曦臣一直没有把染了色的风衣换下去的打算,甚至还日常穿着这件染了色的风衣招摇过市,生怕别人不问他这件衣服是怎么染的色。
眼看时间也差不多,江澄说道:“我们先休息10分钟再继续。”他拎着水杯走下讲台,刚好遇上倚在墙边的蓝曦臣微笑着拒绝女生的搭讪,恰到好处的微笑温柔而疏离。他总是这样,就算是他的错,也总有办法让你觉得是你在无理取闹。
蓝曦臣打发了人,抬眼就看到江澄站在教室门口,逆着光看不清脸上的神色。他主动上前将手中的U盘递给他。
“你怎么来了?”江澄接过U盘问道。
“不是你让我把东西给你带过来的?”
“你放――”
“嗯?”
“你胡说,我明明是让魏……”江澄话说一半,突然想起了早上那条发了又撤回的QQ消息。
“你看到了?”
“嗯,特别关心有点好用。”
蓝曦臣的示好来的很快,但是江澄还没有消气。虽然他的态度让江澄踌躇着立刻恢复邦交。可是这就结束冷战,江澄还是有点儿不甘心,这次明明是他先挑起来的。“我下午还一节课,你先回家吧,刚出差回来要好好休息一下。”避其锋芒总没有错吧,江澄想。
碰了软钉子的蓝曦臣暂时无家可归,枯坐在A大校外的星巴克等着江大教授下班。偷出来的闲暇让他有时间停下来思考这场糟糕的冷战。
起因很简单,蓝曦臣回家时发现茶几上堆着几张外卖单。
江澄的胃一直不大好,又经常不按时吃饭,三两天就会犯胃病。那人也是能忍,忙起课题来直到胃穿孔送进医院了才算消停。
蓝曦臣虽然理解江澄对待工作的态度,但他还是后怕,毕竟并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的。他开始限制江澄的工作时间,督促他按时吃饭。魏无羡还调侃过他,说他养江澄简直就像在养儿子。
其实是他关心则乱,那些外卖单根本就不是江澄带回家的,是魏无羡过来浇花时看到门口塞得乱七八糟的广告随手带进屋放在茶几上的。
江澄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既然蓝曦臣铁口直断是他的错,那就当是他的错好了。
事情想通了便好说许多了,可是蓝曦臣知道,江澄一向是最难哄的。
时间差不多了,蓝曦臣准备去接江澄下班。一片灰色的云飘过去,雨点噼啪砸下来。路上的行人纷纷寻找躲避的场所,星巴克的门开了又合,带了不少水汽进来。蓝曦臣也没带伞,按照他对江澄的了解,天气预报写着雨他都可能忘记带伞,更何况今天预报上写着晴?
好在咖啡店门口的爱心伞架上还有伞,蓝曦臣拎了一把长柄伞,。旁边一个穿着精致套装的好心女士告诉他这是场过云雨,云过去雨就停了,劝他不妨在咖啡店多坐一会儿。
蓝曦臣道谢后摆了摆手他知道江澄还在等他。
江澄根本想到今天会下雨,边收拾东西边犯愁如何回家。有相熟的女同事问他要不要一起走,她刚好带了伞。江澄推说太晚了,不顺路,女孩子还是早些回家的好。心里却想着:今天上午他大概得罪了唯一可能来给他送伞的人。
快走到楼门口时,女同事掩唇笑到:“呀,怪不得江老师不和我一起走,原来是有人来接呀。”
“哪有什么人来接我?”江澄一边自嘲一边顺着她的目光向外看去。蓝曦臣撑着伞站在雨幕中笑的刹是好看。
江澄顶着女同事八卦的目光迎向蓝曦臣,问到:“你怎么来了?”
蓝曦臣换了一只手撑伞又将伞往江澄那侧倾了倾,回到:“来接你呀?”
江澄把伞推回去,发现蓝曦臣还是穿着上午那套衣服,有些惊讶“你没回家?”
“你又不在。”
江澄觉得这话他没法接。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雨点砸在伞面的声音。
“对不起。”蓝曦臣说到。
“你不需要道歉”
蓝曦臣握着伞的手紧了紧。
“因为我也有错”他听见江澄叹息样的声音。
两个人的冷战来的急,散的也快,就像这一场过云雨,在他们还没走到地铁口便停了。
“要不要吃草莓蛋糕?”
“我要吃抹茶的。”
“那你先回去,我去甜品店?”
“我还要买水果捞,你先回。”
“我没带钥匙。”
“蓝曦臣!我开始怀疑你和好的目的。”
“嗯,是怕被江老师逐出家门。”
“……”
只有你能让我欢喜又让我生气,再多场雨也不怕,因为只要还有你,我便有信心等到风停雨霁,云开雾散。

―FIN―

评论(21)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