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芜尽处

憋爱我,没结果

关注我干啥?我不是大佬,大腿在隔壁!关完再取关我不要面子的么?

头像来自某组织,背景我们学校

废话超多的脑洞写手

圈名江望舒『江畔何人初见月』

rio杂食

爱与和平NOGW协会电钻会员

(这年头谁还没个钻了)

对江宗主和少天欲罢不能

【清明/20:00】魂归故里

 非常抱歉我迟到了,突然走亲戚只能用手机把电脑上的文重新在手机输一遍。

手机没有排版

听说清明节要写一个鬼故事
摸不太准老王和小乔的性格
感情苦手,只会皮
为王乔打call
―――――――――――――――――――――――――
 1.
  第五赛季的夏休期刚刚开始不久,夺冠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微草老板大手一挥――重新装修俱乐部。王杰希在纠结要不要回家,他有轻微的粉尘过敏,虽然好多年都没有中招了。考虑到留在宿舍要一边听交响乐,一边COS“人工吸尘器”,他果断地拿起了放在桌上的钥匙。
  王杰希口中的家其实是俱乐部附近的单身公寓,远倒是不远,只不过他平时都住在微草宿舍,家里肯定积了很厚一层灰,他将口罩往上拉了拉确定将口鼻都掩住了,才用钥匙拧开家门。
  站在玄关处,王杰希一阵恍惚。屋子里说不上,整洁如新,但也没有意料之中的厚重的灰尘味!他退出来看了眼门牌号,确定自己没进别人家门,便只当母亲来帮他浇花时,看不下去顺便收拾了一下。
  在B市长大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看戏逗鸟赏花喝茶的习惯,前两样王杰希有心没空,后两样虽然勉强但总归是坚持下来了。阳台上的君子兰开的正好,他伸手抚了抚墨绿的叶片,刚浇过的水还留在上面,摸起来冰冰凉凉的。
  衣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王杰希看了眼来电显――是他妈妈。
  “妈?”王杰希问道:“有什么事儿么?”
  对面的人应该是在超市,嘈杂的交谈声混着欢快的流行歌曲囫囵塞进听筒,震得他鼓膜有些疼,可是正主迟迟没有发声。他拨弄着含羞草的叶子看它一卷一舒,等对方开口。就在他以为他妈只是在翻东西时不小心碰到了通话键的时候,她才凑近话筒说到:“杰希,你放假了么?今天我就不过去了,你李阿姨来了,我在超市记得回家浇花啊!”
  王杰希拨弄着含羞草的手一顿。
  “听到没有?”王妈妈没有立即得到回应语气严厉了许多。
  王杰希无奈道:“妈,我知道了,我在家。”
  挂了电话,他又碰了碰冰凉的叶片,觉得自己可能碰到了灵异事件。
  2.
  作为一个根正苗红自小接受唯物史观教育的人,王杰希对于鬼神的存在一直持怀疑态度,但他对于某些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还是存在着本能的敬畏。所以,在意识到自己家可能存在一只阿飘的时候,他很犯愁……到底要不要找先生来看看?
  不然,再等等?万一只是他想多了呢
  本着这样的心情王杰希这个假期过的一如每个夏休期般放松,复盘资料在决赛结束后三天内就整理好了,余下时间偶尔下网游抢抢boss或者指导后辈。B市夏天的阳光一如既往的热烈,职业选手说白了还是一群游戏宅男,能呆在有空调和冰镇西瓜的房子里是坚决不会出房门一步的。王杰希揉了揉手腕,转了转僵硬的脖颈,忽的颈后一凉,触感颇好的手指在颈椎骨上轻揉慢推,手法十分娴熟。他差点儿忘了,家里还住着一只可能存在的阿飘。
  王杰希想了想退出荣耀新建了一个word文档,敲出一行字――“你是谁?”
  颈后那双手收了回去,键盘的按键跳了几下,“你是谁”的下方又出现一行字――“不知道。”
  “你怎么来的?”王杰希继续问道。
  “不知道,”可能是怕王杰希生气他又连忙敲到“我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了。”
  王杰希本想继续问他到底是生是死,考虑到他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那这个问题问了也是白问。
  不如明天请个先生来看看吧,王杰希想到。
  3.
  阴阳先生穿着马褂拿着罗盘在王杰希家转了三圈,和他说:“没有鬼气。”
  “什么意思?”王杰希不解。
  “这是生魂。生魂离体人应该昏迷了,你看看你亲近的人有没有昏迷不醒的。”先生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和王杰希说到。
  “您的意思是他认识我,并且是我身边的人?”王杰希皱眉道。
  “对。”先生又补充到“而且他对你有执念,至于是什么执念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想打败你,又可能是暗恋你。”
  “谢谢您了。”
  王杰希将先生送出门后,立马回房登录QQ,将已屏蔽的职业选手群拖出来扫了一眼!夜雨声烦的消息刷了满屏并且持续更新,偶尔穿插两句其他人的嘲讽。熟悉的ID如索克萨尔,一叶之秋,甚至大漠孤烟都有发言。王杰希松了一口气,但他由于忘记了隐身登录,被黄少天抓着要求决一死战,满屏的艾特闪的他眼睛疼,他面无表情的将选手群重新屏蔽终于眼不见为净。
  所以,我为什么要担心那群家伙……
  王杰希最终还是放弃探究家里这只阿飘的身份。既然是活人,又是亲近的人,肯定不会发生戏文里摄魂夺魄的事。愿意呆就让他呆好了。
  比起大部分游戏宅,王杰希的生活算得上健康,作息规律合理膳食。不喜欢吃外卖,做饭的手艺虽然不能说十分好但卖相还是不错的。鉴于他这点爱好,方士谦去年过年还给他送了一箱立白洗洁精,美其名曰:用立白,不伤手。
  所以,端着盘子坐在餐桌前的时候,总觉得对面蹲了一只眼巴巴盯着她碗里食物的猫,事实上这种带毛且伤手的生物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他家中的。
  王杰希拿起手边放着的手机在备忘录界面输入――“你也想吃?”
  ――“嗯。”
  有一种委屈试图冲出屏幕。
  ――“能吃么?”王杰希觉得如果他可以吃,添一双碗筷也不是什么麻烦事儿。
  ――“应该是不能的吧。”
  ――“那怎么办?”
  ――“不知道。”
  聊到这基本上算是说不下去了,王杰希并不擅长挑起新话题,沉默着把碗里的食物解决掉准备起身收拾碗筷。
  衣角被牵住了,放在桌上的手机明明灭灭,看得出来某飘一边牵住他,一边正和他的手机进行殊死搏斗。王杰希一手端着碗,一手按开指纹锁,手机界面还停留在备忘录上尴尬的“不知道”上。
  ――“我真不知道。”他纠结了好久但只打出了这么五个字,伸手将手机举到王杰希眼下。王杰希哑然失笑,这也就是他没放在心上,若是真记仇,这五个字指不定怎么火上浇油呢。
  拿过在他眼前“浮空”的手机,安抚的拍了拍阿飘的脑袋说了句:“我知道。”
  4.
  方士谦是第一个察觉王杰希的反常的,他觉得他们队长夏休的时候可能背着他们偷偷脱团了。他得出这个结论是有理有据的。
  首先,王杰希周末一般都在战队整理资料,现在他居然拿着东西回家了。
  其次,他看手机的时间明显延长,QQ空间居然还有了加密相册!
  最重要的是他挑衅王杰希的时候,王杰希居然不会第一时间怼回来,而是用着怜悯中带着同情的眼光看着他。
  综上所述,王杰希不是有人了,就是有猫了!
  方士谦越看越像那么回事,但和邓复升说起这件事时,对方不仅不相信还指着电脑弹窗告诉他认真带徒弟。方士谦很失落,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排挤。然而他很快就重振旗鼓,毕竟只要挖出来王杰希金屋藏的娇或者喵,就是对邓复升最有力的还击。
  他拎着两瓶1L装的可口可乐站在王杰希家门口准备按门铃时,门自己开了。方士谦盯着王杰希看了一眼,目光就绕过他向他身后张望。王杰希把垃圾放在家门口,把急着进屋的方士谦拽回眼前问道:“你来干什么?”
  方士谦一边蹲下身脱鞋一边回到:“来看看你家猫。”
  “猫?”王杰希回到:“我家没养猫啊!”
  方士谦没想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连忙改口道:“不是,我是说我在训练营发现了一个有天赋的魔道!”
  方士谦自来熟的往书房钻,电脑屏幕还停在荣耀界面,画面里的魔道学者躺在悬崖下已经快凉了。
  方士谦冷不丁一瞧,乐出了标准的八颗牙的微笑:“王队长,您干嘛呢?练习跳崖?”王杰希不理他,把玻璃杯往桌上一撂问道:“喝么?”
  “喝。”方士谦收了声,心道:自己掏的钱干嘛不喝?
  王杰希趁他低头喝饮料的功夫往他身后看了一眼,阿飘有些心虚,但也没站得了太远。自从和王杰希备忘录沟通后,他在这间屋子的活动范围就变成了王杰希为圆心半径2米。王杰希不在家还好,只要在家就有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他向王杰希靠近。
  “你空调是不是调的有点低呀”方士谦摸了摸后颈,“我总觉得吹的我后颈难受。”
  “没有。”王杰希抿了一口可乐面不改色地掰道:“可能是你衬衣穿反了。
  “不能吧。”方士谦还在怀疑。
  王杰希察觉到右侧的温度改变,余光扫了他一眼,转移话题道:“你说的魔道呢?”
  “哦,我差点忘了……”方士谦从兜里摸出U盘,说到:“在这里,我前两天去了一趟训练营发现的。”王杰希收了U盘,“你还不走?”
  “啊?”方士谦一愣“干嘛?用完就扔啊!”
  “嗯,那你还有什么事儿?”王杰希反问。
  “没有没有……我马上走!”
  方士谦关上门吓出一身冷汗,差点就把要看王杰希金屋藏娇的事情交代出去。
  
  ――“我……”
  ――“操作不错,只是不太适合魔道。”
  ――“哦……”
  ――“你真的想不起来自己的身份么?”
  ――“对不起。”
5.
  “就是这个孩子么?”王杰希隔着训练室的玻璃指了指,侧头问方士谦。
  “哎――你别瞎指。就是他。”
  “他旁边的位子是谁啊?”王杰希问道。
  “这我哪儿知道?”方士谦回道,“我又不是天天泡在训练营,你要是想知道,叫过来问问不就得了?”
  “不用了。”
  “哎……他出来了”方士谦拽了拽。
  “这我看到了。”
  “王队?方神?”高英杰拿着手机出来就见微草的两尊大神守在训练室门口,下意识将手机往身后藏了藏。
  方士谦尴尬的笑了笑问道:“你有兴趣了解下微草战队么?”
  这不是废话么……王杰希在后面推了他一下。
  但高英杰一下子就领会了方士谦想说的话,惊喜地看向王杰希。在他热切的目光下,王杰希轻轻点了点头。
  自从发现这个小魔道之后,王杰希的生活状态又改回了以战队为家的生活状态,忙着安排试训和训练计划甚至未来出道的准备。用方士谦的话来说就是:仿佛失恋。
  前前后后忙了小半个月,王杰希总算是闲下来了,就想着回家看看家里的阿飘。可是不管是安静的空气还是枯萎的含羞草都明晃晃的昭示这个房间很久没有人踏足了。
  人失踪可以报警,鬼失踪怎么办?
  王杰希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手机响了。高英杰在电话里和他请假,说要去医院看一个朋友。王杰希看了下时间,问清楚了医院地点,和他说:“你等我5分钟,我开车送你去。”
  高英杰本想推辞,被王杰希一句“不好向家长交代”给怼了回去。
  “你朋友在哪个医院啊!”王杰希指了指安全带示意他扣好。
  “人民医院。”高英杰一边扣安全带一边回到。
  “他是怎么了?”
  “啊……?他训练时突然晕了过去,今天才醒。”
  王杰希一脚刹车踩下去,吓高英杰一跳。王杰希指了指前面说:“红灯。”
  “哦哦。”
  “是训练营时坐在你身边位置的么?”
  高英杰猛地抬头问道:“队长,您认识一帆么?”
  “不认识。”王杰希一边回答一边找位置把车停好,“走吧,我陪你上去。”
  高英杰一头雾水地跟在王杰希身后,完全弄不清楚当前的状况。
  听到敲门声时,乔一帆就知道是高英杰来了。他在收拾出院的行李,实在腾不出手,扬声喊了一句:英杰进来吧,门没锁。
  乔一帆发誓,如果他知道这句话会附带召唤出王杰希,他一定安静地收拾行李装蘑菇。
  三足鼎立也就是这了,乔一帆站在床边发呆,王杰希杵在门口,高英杰跟在王杰希身后。眼见气氛实在尴尬,乔一帆下意识抓起水杯往外躲,留了一句:“我去倒杯水。”
  高英杰莫名觉得自己的存在更多余,伸手抢过乔一帆手中的水杯说:“你病刚好,我去。”说完出门拐个弯就没影了。
  伸手也没拦住高英杰,乔一帆挠了挠头道“那个……王队,我不知道!”乔一帆心里也没底,试图坦白从宽。
  “你想打败我?”王杰希终于开口。
  “我不是,我没有。”乔一帆连连摆手。
  “那是暗恋我?”王杰希继续问道。
  “不是……那个……”乔一帆还想辩解,偷偷打量发现王杰希一脸严肃,实在扛不住轻轻的“嗯”了一声。
  王杰希伸手抱住乔一帆,下颌抵在他头上良久。
  “为什么是我?”
  “我真不知道啊!”乔一帆轻轻晃了晃脑袋。柔软的发丝蹭着王杰希脖子,乖巧让他有点想亲他。
  或许是我魂归故里,而故里恰好是你吧。
  ―fin―
  
  
高英杰打翻水杯想问: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

评论(1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