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芜尽处

憋爱我,没结果

关注我干啥?我不是大佬,大腿在隔壁!关完再取关我不要面子的么?

头像来自某组织,背景我们学校

废话超多的脑洞写手

圈名江望舒『江畔何人初见月』

rio杂食

爱与和平NOGW协会电钻会员

(这年头谁还没个钻了)

对江宗主和少天欲罢不能

【周泽楷生贺】盛夏未熄


小周16岁生快!!!

————以下正文————

你对于夏天有什么期待?

如果是18岁的周泽楷来回答,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冠军。”但是如果是13岁的周泽楷,他也许会回答:“不热。”看起来和一般人别无二致的答案。但那时的周泽楷,确实对夏天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

S市夏天的气温一直居高不下,暑气蒸人,新修的马路上沥青还没干透,刺鼻的味道裹着路边梧桐的木香居然也达到了一种奇异的平衡。

从家到S中的这条路周泽楷从小学走到高中,门卫大爷是看着这孩子从一个精致可爱的小娃娃长成如今这般的清瘦少年,心里的快慰颇像看着花盆里那把新长成的鲜嫩可口的春韭。


“小周,来找张老师?”门卫大爷从收发室的小窗探头问道。

周泽楷一愣,点了点头,他实在不擅与人交流。

不过大爷早就习惯了,自顾自地往下引话题:“中考考的怎么样?”

“还行。”

“能来S中么?”

“可以吧。”

“别站外面了,进来等吧,外面还挺晒的。”

周泽楷低声道谢,没有拒绝大爷的好意。

在学校里,老师家的孩子属于特权阶级。倒不是多严重的等级分化。只是在资源安排上,他们比较占便宜。比如上课坐在第一排,同等条件的评优中被优先考虑,可以降分录取什么的。周泽楷的母亲确实是在S中工作,但S中却是周泽楷凭着自己的实力考上来的。其实大多数时候,周泽楷已经优秀到让大家忘记他属于这种特权阶级。无论是出色的成绩,还是出众的外表。

13岁的周泽楷还不是风靡荣耀圈的联盟第一脸,只是一个留着寸头普通学生,清瘦的身形套在S中有些宽大的校服里,看着还有些滑稽。因为跳级,个子在同级男生中稍有些低。成绩优异又不善言辞,使得他在一群张扬活跃的少年中尤为显眼。

也许是青春期的荷尔蒙爆炸,男孩子们总要找些活动来消耗过剩的精力。打篮球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周泽楷对这项活动敬谢不敏。也不是对篮球这项体育活动有什么偏见,事实上他对所有的体育活动都比较感兴趣兴趣。但训练完搭在篮球架上毛巾不翼而飞的次数多的让他烦躁,更何况还要接受队友意味深长的调笑。生性内敛的他觉得直接退出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退出篮球队,当然也不会加入足球队或者其他的社团。学习好像变成了周泽楷唯一的爱好。

不过周泽楷这个沉迷学习状态没持续多久就被班主任薛老师发现了。抛去和周母的同事关系不说,漂亮又乖巧的孩子总会轻易得到老师更多的关注。

薛老师找到班长杨羽,语重心长的说到:“觉得你们最近怎么有点孤立某位同学?”

杨羽看着平日里和蔼可亲的班主任突然的严肃还有点儿懵,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到底是谁被孤立了。薛老师皱眉道:“周泽楷啊,我看你们最近都刻意疏远他。我知道他比你们年纪小,学习成绩优秀,又擅长……”

薛老师后面的话杨羽都没怎么听,满脑子都是那句“周泽楷被孤立了”。说实话他对于这个比他小了近三岁的同学真的没太关注,或许可以说是刻意忽视。有赌气的成分在里面,当然也有对那个更加优秀的寡言少年的嫉妒。

周泽楷最近觉得上课的时候背后多了一双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虽然他从小就沐浴在各种人或倾慕或嫉恨目光中,但最近这种实在诡异,他觉察不出来这种目光所代表的含义,仿佛身后的人就真的只是盯着他失神。

杨羽最近也快疯了,他实在想不出要如何接近周泽楷。费尽心思想找出一个与学习无关的话题引得周泽楷的注意。可惜由于他平时忽视的太过彻底,对于学习之外的周泽楷他真的一无所知。

终于,他下定决心要找周泽楷好好谈谈。巧的是被他盯毛了的周泽楷也是这么想的。两个不甚熟悉的少年一拍即合,当即就约好下课去学校对面的肯德基谈人生。

二人点完餐之后一片沉默……

周泽楷根本就没想到背后那道热切的目光来源于杨羽。他对于杨羽的印象还停留在这是一个认真负责的班干上。并不记得他们除了同班以外,有什么私下的交集。要不是全班都在传这件事,他根本不会往杨羽身上联想。

还是杨羽率先破开局面说道:“那个……”

周泽楷没言语,只是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那个……你有什么兴趣爱好么?”杨羽觉得这句话是他有限的人生中最难开口的一句话。

“?”

“.…..”

继续沉默……

杨羽意识到这样和周泽楷聊下去实在没什么前途,索性将薛老师意思和盘托出,其实总结一下无非就是希望他能融入集体。

周泽楷点了点头,表示他听懂了。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杨羽有些无奈,所以呢?解决办法呢?你的打算呢?这种事情说起来还是他平日工作做得不到位,所以他没立场去指责周泽楷的不配合。只能用力吸一大口冰可乐来平复心情。

周泽楷看着杨羽被冰到扭曲的表情,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迟疑了一下回答道:“讨厌……被关注。”

杨羽虽然已经习惯了周泽楷简洁有力的表达方式,但他努力了近一周的事情就被这五个字打败还是很不甘心啊!他自问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用面对面沟通,可以大家一起玩的且具有娱乐性质的东西么?

嗯?等等……好像可能也许大概真有!

杨羽打定主意就开始认真的向周泽楷卖起了安利。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小周,你平时玩游戏么?”

“不多。”

“喜不喜欢玩游戏啊?”

“还行。”

杨羽一听,有门!赶紧打蛇随棍上问道“那你知不知道荣耀?”

语气里的热切像极了街边推销保险的业务员,而且是业务特别纯熟的那种。把周泽楷吓了一跳赶紧回道“不知道。”

杨羽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喊道:“你居然不知道荣耀?!”

周泽楷把桌子上的冰可乐向杨羽的方向推了推示意他冷静。杨羽也发现周围有人在看他,连忙坐下向周围人点头致歉。但显然还平静不下来,依旧不停地小声嘀咕道:“你居然不知道荣耀!居然不知道荣耀……”

周泽楷也有些无奈,不就是一个游戏嘛?那么多游戏他也不可能每个都知道。杨羽看着周泽楷一脸疑惑的样子就知道对方不是在逗他,更何况周泽楷不是那么无聊的人。所以接下来的时间基本就是杨羽单方面向周泽楷科普荣耀,周泽楷虽然一个字都听不懂,但又不好打断他,想着:算了,他喜欢说就让他说吧……

直到杨羽觉得嗓子有些受不了想喝水的时候,拿起可乐杯发现里面只剩冰了,可乐早就被他喝光了。周泽楷略一踌躇把自己的可乐推了过去,说道“你喝吧,我没动。”

杨羽看着红色的可乐杯一点点被推过来,按在杯子上的指节白的晃眼,手型很好,可惜不会打荣耀。

不过等他听到周泽楷后面还跟了一句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觉得周泽楷是在嘲讽他……

人生算是谈完了,剩下的就只看周泽楷的态度了。杨羽觉得周泽楷虽然不太爱说话,但人其实不错。至于心中那点嫉妒的火苗。早就被周泽楷推过来的冰可乐浇的烟都不剩。

周泽楷告别杨羽,在回家的路上发现一个买电子产品的商店,荣耀读卡器被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他想到了杨羽的话,脚步不受控制地迈了进去。卖货的小哥是一个很热情的人,从荣耀读卡器讲到最好的电脑配置又讲到第一区里赫赫有名的大神。周泽楷听的也是云里雾里,又害怕他继续思维发散,赶紧随便拿了一个读卡器付账。卖货小哥见他爽快,还送了他一张新的帐号卡。

周泽楷拿着帐号卡的坐在电脑前的时候还是一阵恍惚,这个游戏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那些人那么沉迷?提起荣耀时,表情都生动起来了,杨羽是这样,卖货的小哥也是,还有之前肯德基里围观的人。虽然杨羽喊出那句话之后,周围人都不满的看向他们。但周泽楷看的很清楚,这些目光中还有几个学生的目光是看向他的。眼神里是与杨羽如出一辙的不可置信。所以现在他是真的有些好奇了,荣耀到底是什么?

插卡注册,不和一般人一样选择新区,而是直接选择了第一区。昵称是随机产生的十年灯,不存在捏脸,一切都是系统默认。他的想法很简单:来看看他们的荣耀。

因为是老区,新手村的人很少。他想了想在QQ上敲了杨羽。

“在?”

“在的!”

“有攻略?”

“你说什么?”

“没……我再看看。”

杨羽突然反应过来了:周泽楷是不是在玩荣耀?

于是回到“你在哪个区?新区么?我建个号带你呀?等我下楼再买张新卡!”

“不,1。”

“第一区?”

“嗯。”

“我的号也在一区,等下我登录,我们加个好友啊!你昵称是什么?”

“十年灯。”

“好!等我一下啊!”

“嗯。”

插卡登录,搜索到十年灯点击添加后,QQ消息盒子响了,周泽楷发来消息“一川烟草?”

“嗯嗯!咱们荣耀上聊,我把要QQ退了昂!”

“好。”

就是嘛,玩游戏什么的当然要专心啊!

周泽楷的的等级太低,杨羽带着他做完了新手任务又练了会儿级。周泽楷就有点困了,看了下时间刚好十二点,正要和杨羽说他要下了,就见一川烟草的聊天框显示:“到点了小周,明天见昂!今天就到这啦!” 周泽楷回复了消息,也关了电脑准备睡觉。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才刚放下书包,杨羽就窜了过来,成串的句子像机关枪似地往外跳:“哎,你觉得荣耀好玩么?我没骗你吧!又不用露脸是不是棒呆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们班长解锁荣耀后是这个样子?

然而,让周泽楷更惊恐的是,只是一个早上而已,为什么全年级都知道他开始玩荣耀了呀?

不用猜,一定是杨羽。

周泽楷觉得现在他好像5A级风景区,随便哪个班的都扒着门缝看他一眼。杨羽就像那个门口收费的大爷,人全是他送来的。

不过,不得不说从色相上来看,周泽楷已经称得上是超5A级风景区了。

杨羽也很得意,总之,他算是完成了薛老师交给他的任务。忽略掉他把一个根红苗正,沉迷学习的宅男改造成一个网瘾少年的事实,他应该是过了关的,就算周泽楷每天和大家谈论的都是荣耀。

等到十年灯二十级的时候就面临着转职的问题了,杨羽对此表示你自己看着来,喜欢哪个玩哪个,这个他也不太懂。周泽楷随口问了一句“你们?”

“我们?我正玩战法你不是看到了么?年级里其他人也大都是战法和拳法家,咱班也差不多。。”

“?”

“大概因为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吧,荣耀论坛里的置顶帖你没看么?”

“没。”

“那我把链接发给你。”

“行。”

周泽楷大致翻了一下这个帖子,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的故事,盖了能有1000+的楼,忽略掉双方粉丝互喷,只看楼主发言,他大致理清了这一对宿敌由来已久的纠缠。

虽然周泽楷接触荣耀不久,但是就看楼主贴出的野战视频中二人你来我往的架势,就知道他们一定不简单。他大概明白了为什么一块砖掉下来砸死十个人九个是战法剩下一个是拳法家了……可能因为一叶之秋胜率更高?

周泽楷盯着视频看的入神没注意QQ,杨羽连刷了好几条消息他都没看见,对方大约也是看没人回也就没了下文。

“我选神枪手。”周泽楷退出视频后,在聊天框敲下。

“咦?神枪手?”周泽楷的这个选择让杨羽觉得有点意外,他以为周泽楷就算不二选一,依照他这么沉默的性子也会选骑士之类的职业。

“怎么了?”周泽楷问道。

“没有没有,挺好的。”

其实周泽楷想的也挺简单的,不这样的话,以后和你们玩都是近战,这游戏还怎么玩?

周泽楷小的时候苦练过钢琴,后来因为上高中课业繁重便不学了。但手指的灵活算是练出来了。再加上从小养成的细心的习惯使他更关注技能和一般装备属性,这让他的操作和意识在这些少年中脱颖而出。

于是高一•(3)班周泽楷再次扬名S中,与颜值和成绩无关,而是靠荣耀技术。连杨羽都忍不住感叹:“周泽楷呀,你要是能言善辩了,这个世界大概就装不下你了。”

“……”

“你现在其实就已经很厉害了,希望你可以不要在这里打击我们这些凡人了。回天庭吧,求你了!”

“.…..”

这些勉强算得上抱怨的语句不过是朋友间的玩笑,周泽楷不会放在心上。高中生活都是这样,看书刷题是主旋律,荣耀只能算插曲而不是生活的重心。周泽楷本以为他也如此并且会一直如此,直到高考结束,进入心仪的大学,修习喜欢的专业。

没想到这一年冬天,荣耀圈出了一个大新闻:荣耀职业联盟开始组建。一众玩家纷纷奔走相告,这是一场属于网瘾少年的胜利。公布的第一届职业选手名单里有很多熟悉的ID,比如一叶之秋,大漠孤烟,索克萨尔……无一不是第一区开荒的风云人物。

S中的贴吧和微博也被这个消息刷屏了,大家最近谈论的话题都是荣耀及职业联盟。班级里还有人开玩笑说:“我们小周如果去的话,说不定也可以拿个冠军回来。”大家都当玩笑听了,没谁把这话当真。周泽楷的荣耀技术确实好,但其他的也不差。职业选手虽然听起来好听,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打游戏的网瘾少年,先不说家长那关说不说的过去,这根本不是社会的主流。没有人会认为五好少年周泽楷会选择这么艰难的路,毕竟有无限光明终点明确的大路,没有人会想要赤脚踏着荆棘重新趟出一条未知终点的路。周泽楷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

但就在他高考那一年,嘉世三连冠建立王朝,队长叶秋帐号卡封神,一叶之秋“斗神”之名响彻荣耀。周泽楷看着荣耀论坛首页挂了三天的推送,觉得血液中的战意正在燃烧。三年时间足够他从围观别人的荣耀到建立自己的荣耀。他想去参赛,想参与这场关于冠军与荣耀的追逐。

周泽楷躺在床上捏着用了三年之久的十年灯考虑了很久,帐号卡因为频繁的插卡退卡已经磨的有些褪色了。高考和荣耀……这个选择题有点难做。托理科脑非黑即白的直接,周泽楷问了自己两个问题。高考失败会不会后悔?不会,明年再来罢了。没去尝试呢?会!答案已经一目了然。周泽楷把帐号卡塞回枕头下,还心情很好的蹭了蹭柔软的枕巾。

第二天是周末,周泽楷醒的时候周父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倒是他妈妈见他醒了招呼他去吃饭。餐桌上的牛奶还是温的,他捧着牛奶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捋了捋昨天说服自己的想法,将杯中的牛奶一饮而尽起身走到他父亲面前说了一声:“爸。”

周父抖了抖报纸,说道:“有什么事,说吧。”

“我想打荣耀。”

“不耽误学习就好。”周父的眼睛都没离开报纸回答道。

“不,我是说,我想进职业联盟。”

这回周父倒是把报纸放下了,沉默半晌问:“你认真的?”

 “嗯。”周泽楷把这辈子的离经叛道都压在了这个决定上。

周父勉强压抑着自己的怒气,放在膝上的手紧握成拳,谁也不会怀疑下一秒他就会挥到周泽楷的脸上。周母见势头不对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赶过来将周泽楷护在身后。

周泽楷没有躲,绕过母亲执拗的站在父亲跟前,周父看着眼前与自己相似的眉眼,水洗过的黑曜石般的眸子流动的光彩是他以前从未见过的。不由得让他想起少时的自己,一意孤行的脱离父母荫蔽,执意来S市闯荡。

周父终究还是狠不下心,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从小就自己拿主意,从来没让我和你妈操过心,小学跳级这样,考S中也是这样。这次我们也尊重你的决定,不过高考你还是要参加的,学校和专业也是你之前和我们说好的那个。我希望这个游戏没有使你的成绩退步,一切拿成绩说话。”

“好。”

“就算你考上了,我们答应你让你去闯,但也有一个要求。”

“什么?”

“五年,五年之内如果你没做出任何成绩,就安心回来上学。”

“可以。”

和父母沟通完毕,周泽楷便安心的备战高考,日子总会慢慢的过去,家人之间的隔阂就毛衣下没藏好的秋衣边,虽然还是时不时跑出来,但只要多加留心就不会出现。

高考录取信息放出来的那天,周泽楷还没起来就接到杨羽的电话,少年的声音一如从前那般明亮:“喂?小周啊,我们考到一个学校了,我帮你查了录取信息了!开学一起走啊!”

“嗯?”

“诶,你还没查么?”

“没有。”

“我帮你查好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到时候一起走啊,别忘了!”

“我……”

“哎!我妈找我了,先挂了,回头再说啊!”

“等……”

最后杨羽也没给周泽楷机会把那句话“对不起,不能和你一起去了”说出口。

周泽楷在家睡懒觉不知道录取信息,周母可是早早就守在电脑边等着了,输入考生信息后弹出来的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周母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虽然极其不情愿,但是周家父母一直都是信守承诺的人,周母纵使不开心,也还是一边帮周泽楷打理行李一边嘱咐他一个人出门在外要注意的事,偶尔周父还补充两句。周泽楷虽然没吭声,但其实把父母的嘱咐一一记在心里。

周泽楷考上清华没去念的事情在S中还是造成了很大轰动。杨羽觉得周泽楷虽然平时很低调,但擅长闷声搞个大新闻。他和周泽楷领完通知书那天,周泽楷约他去了学校对面的肯德基,就是当年杨羽第一次给他卖安利的地方。所以,当周泽楷告诉他,他决定放弃念书,去参加轮回的青训营的时候,杨羽第一次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罪人……

他反复确认了周泽楷的决定,终于认清事实。于是,他的关注点就转移到了奇怪的地方……

杨羽嚼着薯条含糊不清的问道:“你为什么不去嘉世或者蓝雨呀,都在南方离家还近。”

周泽楷也捏起一根薯条答道:“轮回在S市。”言外之意就是这个离家更近。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这好像是一个从来没进过季后赛的队伍吧,更不要说总决赛了!要不是它在S市本地我肯定不会知道”

“会进的。”

“啧啧啧……还没过青训营选拔就开始护着轮回呀!”

“我没有……”

“好啦,我知道啦。我会在B市为你和轮回加油的啊,等你账号卡封神的那一天,请务必记得将周泽楷个人粉丝后援团团长的位子留给我!”

“会的。”

夏天还没有结束,S市也是一如既往的高温。樟叶浓郁的清香替换了当年沥青的黏腻刺鼻。刚从高三囚笼中解放出来的少年在窗外肆意大笑。时光被拉长,他们也在成长,通往荣耀世界的长廊,路程迢迢。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会到的,不是吗?


——fin——


评论(3)

热度(27)

  1. 2017周泽楷生贺主页平芜尽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