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芜尽处

天空飘来五个字:不要关注我

关注我干啥?我不是大佬,大腿在隔壁!关完再取关我不要面子的么?

废话超多的脑洞写手

可能本质是个推荐博主

圈名江望舒『江畔何人初见月』

rio杂食

爱与和平NOGW协会电钻会员

(这年头谁还没个钻了)

对江宗主和少天欲罢不能

【曦澄】夏至·何处似樽前

  • ooc有

  • 放飞自我有

  • 本来想抒情最后还是变成了单口相声

  • 全场最佳助攻:魏无羡

  • 秀恩爱圣地:彩衣镇湘菜馆

  • 最具商业眼光:湘菜馆掌柜的

  • 辛苦夜雨整理啦 @江夜雨 

观众老爷们,觉得可以接受的话,那么请往下看吧~


1.

夏至方至,云梦的暑气陡然变的蒸人,出了室内,在院子里站上一刻钟汗水便能浸透内衫,若是再走上几个时辰大概白日飞升也不是梦。

金凌百无聊赖的戳着碗里的冰沙,一边等他舅舅安排近期江家的大小事物。屋里的冰塔化的只剩一个底。但是他舅还没回来。金凌决定不等了,打开门却见一个黑影兴奋的扑向他,金凌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撒娇的仙子扒拉到地上。心里有了点数:仙子已经回来,他舅还会远么?不会!

“就这样,剩下的等我回来再说”江澄把手中的帐册交给身旁的管事。看着管事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回宗主,金……”还没等管事说完,江澄转头就见金凌牵着仙子站在眼前,后者还一个劲儿的往前者身上扑。江澄揉了揉眉心,沉声问道“你怎么来莲花坞了?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带着门生去姑苏参加清谈会么?”“我让言笑带着他们先去了!我……”“胡闹!你身为宗主怎可轻易抛下门徒?”“舅舅……”金凌觉得有些委屈。事已至此江澄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带上金凌和自家门徒,踏上管事早就准备好的轻舟驶向姑苏城。

江澄之所以没有选择更快的御剑飞行,除了体谅一些灵力低微的门客,也存了一点私心,他不想那么快去到云深不知处,或者说不想太早见到蓝曦臣。

江淮的梅雨季节甚是讨厌,连续几日未曾放晴。雨虽不大,缠缠绵绵的惹的人心情烦躁。江澄心里还记挂着上次见面时蓝曦臣的告白,江澄对喜好龙阳之人没有偏见,可这并不代表他能接受来自同性的告白。这次姑苏的清谈会他本不想参加的,但是这是金凌继任家主后参加的第一个清谈会。他这个做舅舅的总要去给他撑腰,别说区区一个云深不知处了,便是龙潭虎穴他也闯得。金凌眼见他舅眉头皱的更深了,有些诺诺的缩在船舱的一角,努力的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生怕他舅再一个不顺心紫电就甩过来了。毕竟,这事他办的确实不妥当。

行至彩衣镇,金凌和江澄告别去寻言笑和自家门徒了。江澄等人也下船休整,江澄嘱咐了两句,确定了集合时间便挥了挥手让他们都散了。

独自沿着岸边走下去,他发现少时熟悉的街景大都不在了,但是那家湘菜馆开的依旧热闹,不过是老板换成了之前那人的小儿子。江澄寻了一个位置坐下,点了两个菜要了一壶酒。酒刚端上来,江澄闻着酒香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便叫住小二问了一句,“这酒?”小二是个热心肠的,闻言答道“客官有所不知,这是姑苏名酿天子笑。”江澄心道:我当然知道这是天子笑,魏无羡那厮喝这酒简直上瘾。“可这酒怎会……”江澄的话没问完,但小二已经知道他想问什么了,遂答道“奥,您问这个呀,因为含光君和他的道侣每次光临都提着天子笑,小店就和天子笑酒家合作了。”江澄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我就知道这种事情和魏无羡脱不了干系!”

怕什么来什么,江澄刚想到这儿,就见一双人影。一人衣冠胜雪,身姿挺拔如松,行止有度,身负古琴。另一人黑衣如墨,像菟丝子一样缠着前面的人,腰间佩笛。

如果不是黑白无常精神错乱了,这两个人必然是那对儿远近闻名的道侣。

小二见是这两人,就把江澄撇下,迎了上去。江澄倒是不在意这些,继续低头吃自己的。忘羡二人点完菜,魏无羡就拄着头歪向蓝忘机问道“诶,蓝湛你看,那是不是江澄?”

“嗯。”

“我记得你说你……”

蓝忘机突然给魏无羡碗里夹了一块肉说道“吃菜”

“哦,好!”

江澄觉得他再待下去可能会想举起三毒劈向这两人,连忙趁着怒火未满,结账走人。

魏无羡看着江澄蕴着怒火的背影若有所思“二哥哥,你为什么不让我说完?”

“兄长说他心中有数。”

2.

其实各家清谈会内容都差不多,无非是总结当前成果,计划近期行动,展望美好未来,会后大家聚一聚联络一下感情也就结束了。虽说内容大都相似,但是各家清谈会的表现形式却带着鲜明的自家风格。比如兰陵金氏的雍容,云梦江氏的潇洒,清河聂氏的威严,还有姑苏蓝氏的刻板。

盖因如此,就算没有蓝曦臣这件糟心的事儿,江澄也不想去云深不知处参加清谈会。简言之:破规矩一堆,做饭还难吃到人神共愤。换你你去?

这是金凌第一次尝到云深不知处的餐食,此前都是随着舅舅或者小叔匆匆拜会,未曾留膳,今日有幸尝到,开始怀疑人生。但毕竟他是一宗之主,不管心里如何想的,表面上还是一派云淡风轻。江澄眼角余光扫到金凌,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至少金凌的表现比起当年的自己可以说强上太多!

江澄年少时曾和魏婴一起到云深不知处求学,魏无羡上天入地的作死,江澄大部分都是反对的,唯有宵禁后溜出门买食物这件事,江澄是心甘情愿与他同流合污的。说真的,云深不知处的食物绝对是对吃货味蕾最大的折磨。

江澄本想向往常一样偷溜出去,却忘记了这次云梦一行人的宿舍恰好安置在寒室的东北角,只要江澄出了院门再走三步就是寒室。可以说只要江澄正常的走门出去,蓝曦臣是一定会发现他的。

所以,江澄的翻墙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他看着蓝曦臣含笑的双眸,对天发誓:我是真的没想把它们挖出来的。

蓝曦臣看着江澄窘迫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率先打破了沉默问道“晚吟,你……”江澄觉得他从小到大都没这么丢人过“泽芜君……我”我就是因为你们家菜太难吃了,才要翻墙的!

“你要不要出去?”蓝曦臣顿了顿,还是笑着把话补全了。

“诶?”江澄机械的点了点头,但还是有点懵,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蓝曦臣……

蓝曦臣自然是极其清楚蓝家的布防,带着江澄三拐两拐便溜出去了,比起江澄费尽心机翻墙还要防着蓝家巡夜的门生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可能是因为有仙门驻守,姑苏城不似其他地方有着严格的宵禁。申时街上依旧灯火通明。蓝曦臣带着江澄拐进一家茶楼,江澄进来的时候扫了一眼牌匾——采芝斋。蓝曦臣对这家店很熟悉,落座后直接和小二点了一壶碧螺春和两碟绿豆糕。转脸便见江澄一脸疑惑,于是说道“听说晚吟喜爱甜食,我就自作主张带你来这儿了。这家的绿豆糕油稍重,不噎人,且加了玫瑰花甚是香甜,待会儿你可以尝尝。”江澄心道:谁告诉你我喜好甜食的?

不用猜,指定又是魏无羡,如果现在魏无羡在他眼前,他一定要揪着他的衣领子好好问问,到底记不记得自己是谁家的人?考虑到那人的不要脸,很有可能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的回答“蓝家”,江澄就偃旗息鼓了。

两人各吃各的,期间偶有交谈说的也是最近的各家形式,江澄担心的话题一点都没提到,蓝曦臣淡定的让江澄都快以为是做梦听到的告白。

两碟绿豆糕也不算多,吃完二人便决定打道回府,他和蓝曦臣是偷溜出来的,不好太张扬,而且江澄还记得魏无羡说过蓝家人的作息规律准到令人发指,眼看现在已经申时三刻,江澄生怕蓝曦臣突然睡倒在大街上。

3.

或许是这次翻墙合作很愉快,回去之后两人表面虽然又恢复平时的疏离,但是蓝曦臣偶尔会邀请江澄到云深不知处小坐,江澄也会带蓝曦臣去品尝云梦新开的小吃,总之,忘掉告白事故的曦澄二人相处还算愉快。

又是一年夏至,姑苏蓝氏照例在云深不知处开百家清谈会,金凌觉得他已经对这种苦到极致的菜麻木了,主要架不住天天陪蓝思追吃这种东西,那货美其名曰:同甘共苦。他说这话的时候金凌很想放仙子咬他,无奈友军已经投敌,而他也确实对着那张笑脸下不去手。

侧眼偷瞄他舅,金凌发现一个不得了的事情:他舅那个大吃货,碗里的汤居然比他先!见!底!有阴谋,大阴谋!

江澄为什么能吃的那么快?自然是因为蓝曦臣事先吩咐过膳房他胃口不好,将他的那份少盛点,又嘱咐上菜的人将他和江澄的菜对调一下,所以江澄才能轻松搞定这些令人作呕的食物。

这次云梦一行人的宿舍依旧和去年一样,不过蓝曦臣这次没打算带着江澄翻墙。而是请他到寒室稍坐片刻,江澄一脸惊恐的看着蓝曦臣不知道从哪里端出来的一盘盘美味佳肴。

乳腐肉是松鹤楼的名菜,江澄伙同蓝曦臣扫荡了大半个姑苏城的美食他当然知道,他也确实爱吃。问题是这盘肉颜色红亮明显是刚出锅的,而不是从松鹤楼打包回来的。不是说君子远庖厨的么?怎么这个世家公子排名第一的这么与众不同?

菜都端上来了,蓝曦臣这个主人还没有落座,而是跑到院子里的树下挖酒?江澄觉得今天的蓝曦臣和他之前认识的蓝曦臣可能是两个人。

等到蓝曦臣落座,江澄才举箸。蓝曦臣先把江澄的酒杯添满,回手给自己添了一杯茶。江澄其实很想问:你们云深不知处不是禁酒么?你怎么还酿酒?可后来一想,蓝曦臣连夜游都干了,还怕禁酒?以后谁要再说姑苏蓝氏循规蹈矩,江澄就拿这件事糊他一脸!

江澄看着酒色浅红,有些新奇,举起酒杯抿了一口,觉得这酒有点甜,就问蓝曦臣“你这酒是拿什么酿的啊?”

“石榴”蓝曦臣答道“听说晚吟虽然喜欢吃石榴,但总觉得吃一嘴籽品不出什么味道,我就想试试把它酿成酒,看起来你很喜欢?。”

江澄已经放弃深究蓝曦臣到底怎么总听说的了!

石榴酒虽然好喝,但极香烈。江澄喝了两盅便有了醉意,蓝曦臣为他换了一杯茶。江澄吃了茶但反应还是有些迟钝。江澄的醉态与他人不同,面上瞧不出来丝毫,只是反应有些迟缓,一双杏眼雾蒙蒙的,甚至带了些天真。蓝曦臣觉得这样的江澄很少见便逗他说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不嫁与我啊!”[i]

江澄猛地瞪大了双眸,他当然不是醉到失去意识,只是当时酒意上头有点晕罢了。蓝曦臣看到江澄的反应就知道他恐怕只醉了五六分,惋惜的说道“原来你没醉啊!”我要是醉了你想怎样?江澄腹诽道。

“你没醉也好,那我们就来说道说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又吃了我做的饭,你想怎么报答我?”

江澄皱眉想了想“那下次你来云梦我做莲藕排骨汤给你吃?”

蓝曦臣一本正经的拒绝到“我不接受晚吟除了以身相许之外的其他报答!”

蓝曦臣,你好样的!

虽然云深不知处禁止私斗,但江澄还是想打人!请问,家暴犯禁么? 

番外

魏无羡和蓝忘机又来到彩衣镇那家湘菜馆,这次掌柜的又推出了新的套餐,饭后甜点——绿豆糕,据说泽芜君吃了都说好!魏无羡转头看向蓝忘机,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个解释。蓝忘机回答道“兄长,并不嗜甜。”

不管怎么说,先尝尝准没错。魏无羡先尝了一块觉得味道不错,挺甜的,还有淡淡的玫瑰味。嗯?不对,玫瑰味?这味道怎么这么像上次在莲花坞里尝到的糕点???

于是,魏无羡招手让小二过来问到“这是你们家自制的糕点?”

小二笑的憨厚回到“客官您说笑了,咱们这是湘菜馆,哪会做这个?”

“那这?”

“这是采芝斋的糕点,掌柜的看每次泽芜君和江宗主一起过来的时候,江宗主都拎着这个糕点,就和采芝斋谈了合作。”

蓝忘机:……

魏无羡:这种被亲师弟秀了一脸的奇怪感觉是怎么回事????


[i] 源于《红楼梦》中凤姐对黛玉的调笑

————————————————————————————————

想说一些废话,我最开始真的想写一篇抒情文,结果我低估了自己逗比的程度,于是本文从100字以后就开始放飞自我,我试图拯救,最终选择弃疗!我对不起大家的信任(鞠躬)尤其是,大佬们抛了那么多玉,最后引出我这么一块砖......

这个假美食文的脑洞来源于汪先生的《生活,是很好玩的》一书,请让我无脑吹一下~汪先生!真的!超!可!爱!在钓鱼 台 国 宾馆挖野菜被警卫员以为是埋 炸 弹,你以为我会说hahaha

感谢各位大佬带我一起玩,有机会一起搞事~拯救懒癌的最好办法,就是一起搞事啦O(∩_∩)O我最喜欢你们啦!

评论(17)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