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芜尽处

天空飘来五个字:不要关注我

关注我干啥?我不是大佬,大腿在隔壁!关完再取关我不要面子的么?

废话超多的脑洞写手

可能本质是个推荐博主

圈名江望舒『江畔何人初见月』

rio杂食

爱与和平NOGW协会电钻会员

(这年头谁还没个钻了)

对江宗主和少天欲罢不能

给大家表演1个梦想成真

一个评论,随便说说

刚看了一个很可爱的故事,叫《修炼爱情》

推荐给大噶

便签打字,没有排版。

回去再加文章链接,着急就点我的喜欢找8

作为一个心理治疗师最擅长的事情是共情和移情。做好这些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能入戏也能出戏。蓝湛最开始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旁观者,他选择共情的方式很奇怪但是很有效,至少他很快的得到了江澄的信任。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焦虑,恐惧,以及不断回忆起产生精神障碍情景的临床表现。江澄都没有产生,他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但是重要的人亡故不可能不在他的心上留下痕迹。其实我觉得最开始蓝湛和江澄有些对立,蓝湛在还没见过江澄时就已经臆断他为一个个人英雄主义失败的人,而他不太看得上这种人。江澄也觉得自己完全不需要治疗,跟着蓝湛的原因不过是需要拿到他的签名好回去继续工作。因为两个人态度端正才没有爆发大的矛盾。

魏哥对于江澄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他们有太多的共同的回忆,以至于江澄会在日常生活中不经意间想起他。

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魏哥出现场景并不多,大致只有4次但是形象却很丰满。不管是最开始江澄在见义勇为后的偶然想起,还是提起任务时的铠甲软肋。从小细节勾勒出一个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但是责任感很强的人民警察。

魏无羡留给江澄的戒指有着他们最重要的回忆,也有着他用命换来的资料。他肯定知道这个东西江澄留不住,就像他和他的回忆江澄迟早要尘封在盒子里。江澄能明白魏无羡的想法,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但是他犹豫了,这是魏无羡留给他能证明他存在过的最后的东西,他不想交出去。我想如果是魏无羡会和江澄说,戒指不过是身外之物,只要他还记得他就存在。

湛澄的感情线发展也很可爱,蓝湛作为江澄的治疗师本身就需要和江澄建立密切的情感联系,两个人的同居生活是一个不断磨合的过程。

蓝湛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从他用糖果哄小姑娘就可以看出来。他陪着江澄逐渐走出魏无羡去世的阴影,成为了江澄新的铠甲。从江澄见义勇为后要向巡警表明身份前率先迈出一步挡在他面前开始,直到江澄遇见老同学会去侧头看他,然后不甚平静的说出“他死了”这三个字。他将江澄心里那块因为魏无羡去世产生的阴影重新命名为蓝湛。

魏无羡还在,只不过江澄又有了一个想要珍惜的人。

说一些和故事内容没有关系的事情。我觉得可能是生贺一发完的限制,有很多叙述没有展开,我抓心挠肝的想让作者补全,看的还是不过瘾啊。(你?)

以及是不是所有的湛澄都有个前任叫魏无羡啊?
这大概就是湛澄和羡澄九字输入相同的原因8
三角就是三角管他金银铜铁。
(我是不是勘破了天机?)

王杰希和王境泽九键一个按法说明了什么?
大概说明迟早要有真香预警8

我给大家介绍一个大可爱 @兔兔尔斯基 ,她的喻黄我真的很喜欢,为什么热度不高呢?一口气看下来,我在想怎么给她表白才合适!

有时候觉得女生的表面友谊真的很可笑,居然是靠着diss第三个人维持的?

我又上当了,我觉得我对咖啡的最差评价就是一股雀巢味,连麦斯威尔都不是!zqsg觉得雀巢难喝,真的!

【曦澄】光年之远

没有排版,大纲灭文
更新是不可能更新的
————————————————————

1.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2.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我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短路,我能清晰的听到从我身体里传出的轻微的电流声,如果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达应该是――心动。

当时的他实在算不得体面,额角泛着淤青,唇边染了血渍,衣服也皱成一团像放了很久的卷心菜,混在萎靡的战俘群中。但那一双眼极亮的,比银河中最亮的星子还要耀眼,摄人心魂。后来他教会我一个词:色授魂与。现在想想,他当时想对我说的可能是后半句,但我对人类历史与语言可以说一窍不通,白白辜负了他的心意。
3.
γ星球是我的家乡,这里的生物全部都是人工智能也就是机器人。至于我们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从来都没有人去探究。他说不怪我们这里没有哲学和宗教,因为从来没有人去思考人从何处来,又要到何处去。事实上,这两个问题对于我们来说实在过于可笑。一个已经写好既定程序的人工智能,流水线上生产出的躯干和四肢,老化的躯体自然是回收利用。

我不是特别理解人类复杂的感情,但是要模拟出相似的情态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喜怒哀乐等一般感情我都可以完美表达,微量元素与必须元素的配比甚至比人类更完美。我觉得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江澄摇头不语。哦,我忘了说,他叫江澄,千里澄江似练的江澄。

江澄的母星是亿万光年外的地球,是一个美丽且富饶的星球。我曾有幸捕获他们发射在银河系中的卫星,尽管视频的画质让人一言难尽,但是依稀可见瑰丽的山川湖海,那是我从未见过的风景。

人类有一句古语: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觉得总结得十分精妙。γ星球的首席指挥官看过我们提交上去的经过处理过的视频,当即便决定占领这片沃土。人类的战败是必然的,毕竟他们是那样的脆弱,仅仅是因为得不到及时的救治他们便可以因为感染或休克并发全身多器官衰竭导致死亡。

经历了与我们的近乎惨烈的交战,人类已经处于灭族的边缘,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原著民根本成不了气候。为了方便管理我们将余下的人转移回γ星球,说实话我实在想不出这些俘虏带回去能做些什么?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维修起来更是麻烦。即便如此,也绝对不能让他们留在他们的母星。

作为首席指挥官的特别助理,我没有参与这次行动。我的任务是留在后方保证前线供给与母星的安全防卫,但是我还是在集中营中看到了人类残余势力,也是在那里见到的他。

4.
他很漂亮,我想接近他,但是他的警惕性很高,像一只受了惊吓的猫,时刻支着耳朵时时留意着周围的变化,无时不做出预备攻击的姿态。我隔着监狱的门看了他很久。

之后,我也会每隔两天到三天去看他一次,这就像是刻在我既有程序中的操作,也不知道我是中了什么病毒。

除了日常探望,我还以需要一名家庭教师为理由向指挥官提交江澄的赦免申请。我没想到其他议员也有这样的诉求,莫名其妙地我的申请变成了人类的赦免申请。鉴于人类的弱小和众人对地球文化的向往,这条赦免令被通过了。但是人类在γ星球依旧属于劣等公民,被禁止与非主人以外的AI进行接触。

江澄被释放的前一天,我去看他,他情绪稳定了许多,眼睛依旧像星子那般明亮,只是多了一丝迷茫。大概是系统数据紊乱,我没太在意。

我用权限打开监狱的门,他正在坐在监狱的心理诊疗室里翻看电子病历,大概是听到开门声他抬头望向我问道:“你是谁?”
“蓝涣。”我回答道。
他趴在桌子上撑着头和我说:“我确定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你。”语气笃定而又自信。
“我……”我又听到熟悉的轻微的电流声。
“那这是哪?咱俩什么关系?”他眨了眨眼睛,卷而俏的睫毛扇了两下。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里是医院,你……是我的家庭教师,教我人类的语言和历史。”我斟酌着回答。

“意思是……”他低头沉默半晌,随后问道:“你不是人类?”

“嗯,是人工智能。我来接你回家。”

5.
“我觉得我需要先洗个澡。”他扯了扯自己的衬衣对我说。
我给他指了浴室的方位,留下换洗的衣物。趁他洗澡的这段时间,打算好好考虑一下我接下来的路。
江澄现在的状况应该类似我们的数据丢失,可我不知道这种状态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如果是永久的还好,可若是暂时的……
“诶,你手抖什么?机器人也这样么?帕金森?”
“啊?”
我抬起头看到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头发还没有擦干,贴伏在耳侧,水珠汇成水流沿着棱角分明的侧脸滑过线条优美的下颌,跳入锁骨窝又隐在衬衫深处。
又是讨厌的电流声,我在想我是不是需要返厂检修。
“你们机器人不是应该反应灵敏么?你怎么这么迟钝?残次品?”他拿着毛巾粗暴的揉着稍长的头发,我想伸手制止他。
“……”
“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么?”
“γ星球。”我又递给他一个干爽的毛巾。
“嚯,星球大战么?”他接了过去,又将刚才拿手中的湿透的毛巾随意地搭在肩上回到。
“……”
或许从某一方面来看,他说的没错。
6.
“怎么讲的都是AI,这里就没有人类么?”江澄坐在地上来回翻阅着手中仅有的几张报纸,努力辩认着上面并不熟悉的黑体字“而且报纸居然在你们这里是古董,真是不可思议……”
他说他是一名记者,这是他的工作。我也不太懂记者是什么。但通过他的描述我觉得好像是类似于我们这里新闻官的一份工作。
“真是不习惯啊”江澄合上报纸,仰面躺在地毯上“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真的不知道?”他伸展了下身体,转成侧身躺着,一双杏眼望过来,盛满了午后温软的阳光,灿烂而不夺目。
“我……不知道。”
“你在说谎。”他的语气冷肃,让我不禁想起集中营里那个神经高度紧绷的他。
“我没有。”我马上摇了摇头。
“那真是最好不过了。”他叹了口气。
“不过说起来,我真的很想回去。和魏无羡的研究课题才推了一半。阿姐的婚礼也没两天了,之前我妈还打电话催我回家看看,说我再不回去狗都不认我了。”
阿姐,父母,魏无羡。这是江澄除了狗天天挂在嘴边的四个人。身为AI,我们身体都是根据需要由工厂进行统一装配的,包括最核心的芯片。可以说我们所有人都是亲友,也可以说我们所有人毫无关系。
以血缘为纽带的关系,我只在查看远古史的时候才窥见一二。虽然不懂,但这并不妨碍江澄把我当做一个倾诉的对象。
“魏无羡真是太讨厌了,你知道么?”
我知道,你总提他。
“他太喜欢逞英雄了,我就和他说温家的案子不能那么查,他非不听!”江澄越说越激动,坐起身拍着手边报纸说。
我坐在对面听的云里雾里,江澄看了我一眼嘟囔了一句“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不说了。”语气里有些失望也有些委屈。
我都不懂,但我可以和他一起讨厌魏无羡。
“魏无羡让阿澄生气,他很讨厌。”我说到。
“哈哈哈哈哈……蓝涣你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江澄笑的前仰后合“没错,魏无羡很讨厌!哈哈哈哈哈哈……”
但我还是很想他,我后来才意识到这才是他未尽的话,也是他最想说的话。
7.
γ星球距恒星的距离比地球与太阳的距离稍近,就算是冬天地表温度也不低于10℃。
“你们都不觉得热么?”江澄拿着鸭舌帽不停的扇,我拿下他手中的帽子伸手抚了抚他被汗水沾湿的刘海,把帽子扣了回去。
“没觉得,这里的温度一直都是这样的。”
“我现在无比想念零下的温度,哪怕是零度。”江澄往上抬了抬帽沿说到。“你刚说现在是秋天吧,那夏天呢?你们这有南北温差么?”
“当然有,南方要更热一些。”我把手中的冰沙递给他。
他吸着冰沙含糊不清的说:“不敢想象!”

“这个草莓冰沙还挺好吃,你不吃么?说起来你们都尝不出五味,这小吃街开得还是像模像样。”

我就就着他手中的杯子吸了一口冰沙,其实对我来说入口没什么感觉。“大概是想要模仿人类的生活吧,嗯……东施效颦。”自从人类被赦免以后,γ星球也流行起来人类的习俗。
江澄斜睨了我一眼说到:“成语学的还挺快!”
我摸了摸鼻子没说话,越来越习惯身体内不时传来的电流声了。
“你说这街上我怎么就没有见到其他的……唔……”
我伸手将他想要问的问题捂了回去,唇瓣摸起来比想象中柔软。“嘘――别在这里问。”
我知道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但是我总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
回到家之后气氛瞬间变得十分紧张,江澄双手环胸倚在门口看向我说:“刚才,为什么不让我问出来。”
我没说话,回卧室翻出那份立法报告递给他,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人类在这个星球成为劣等公民的原因。
江澄很聪明,随便翻两下就猜了个大概。“你前天和我说你没说谎……”他的声音平静的没有任何起伏而我却无端的感到遍体生凉,明明AI是没有这样的反射的。
江澄将那两张纸掷在我脸上,我没动。但在他想要转身离开的瞬间,拉住了他的手腕。
他的手腕白且纤细,青色的血管微微隆起,我看到他攥拳很用力。
“你还想干什么?不是说禁止人类和AI接触么?你现在是在干什么?”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喉中压抑着哽咽。
“我……你这样一个人出去很危险。”
我感受到手中的手腕依旧向外滑脱,叹了口气说到:“你别任性……你要不想看到我,我走就是了。”
“不用。”江澄用力挣脱我的束缚“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就好了。”
他转回身低着头,长睫掩着我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可是我仍能猜到乌云遮盖下的那一片潋滟。
8.
我以前从来没觉得这个房子大,虽然我刻意避开了江澄的作息时间,但是一次偶遇也没有这件事十分出乎我的意料。我只能通过看电子监控才能有一种江澄确实还在的安全感。
江澄也不是一直都呆在家里的,他偶尔也会出门。
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其实如果我想知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我不想让我们的关系继续恶化了。
这一次江澄回来的很晚,神情肃穆,见到我也不是每次的避之不及,而是主动迎了上来。我很惊讶,但我知道他主动来找我并不是什么好事。
我停在原地等他开口。
江澄说:“你对我的记忆做了什么?”
一盆脏水浇下来我却不知道如何辩驳,只能任由其将我浇透。
“我什么都没做你信么?”
“我很想相信你”江澄的眼直直的望过来。
那就是不信了,我叹气。
“你有前科。”江澄说。
没错,我有前科,我瞒过他他来到这里的原因。可是……这次我是真不知道为什么。
江澄也没执着地从我这讨一个说法,或许在他看来他失忆这件事与我无关与否都不重要了。
还真是令人无比的沮丧啊……
9.
我最终还是忍不住去查了江澄的行踪,在我从秘书处那里得知他私下与其他人类接触时,虽然也有些惊讶但也没有感到特别意外,AI虽然诸般不好但在消除记忆上确实比人类方便许多,只需要简单的清除数据,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权限。

“你想干什么?”我这样问江澄。

“回家。”

这句话我在接江澄出狱的时候说过,但他此时说的大概是那个有父母、阿姐和魏无羡的家。我没有任何阻止他的立场,除了站在他的对立面。

他的眼中没有一丝的留恋,到底是我妄想了。受害人怎么可能爱上施暴者,况且爱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爱是什么……对于一个AI来说,这是一道超纲的题,答不出也没什么。

但是就我而言,我想对他好,不想看他难过。哎呀――又是电流声,或许他离开了这电流声就停了也说不定。

我总说人类脆弱,其实AI也一样。只要找到金钟罩的罩门,AI也是不堪一击的。我将病毒植入各议员的芯片,蛊惑他们签下反战声明与和平协议,同意归还人类故土并护送他们回家。

协议即刻生效。

但其实高级AI对系统内病毒的查杀能力是很强的,我这点小把戏也糊弄不了多久,不过签署一个文件的时间却是够的。AI与人类不同,我们极其重视规则,一旦协议生效,不可更改。能有这样的原则大概在我之前从没有一个AI干过这样的事吧。毕竟我早就是一个程序紊乱的机器人了。

江澄离开的那天我没去送他,不是不想而是不能。我正站在帝国高级法庭的审判席上,早就预料到的结果罢了。说起来可能我将是站在这里级别最高的人呢,说出来居然还有点小骄傲。这应该也算名垂青史了吧,谁还管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

我只要知道我爱的人在亿万光年之外的蓝色星球现世安稳就好了。下一世?我护住这一世都称得上是勉强,下一世谁说的准呢?如果还有下一世的话,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10.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Fin――

我们东北大汉奉行能动手就不逼逼的行动方针,以至于不会吵架

《NOGW风格》专访 封面人物☞蓝曦臣:我不是,我没有

这是一个不符合协会根本方针的团建。会长,锅背稳。

NOGW:这次非常有幸为大家请来了青年表演艺术家——蓝曦臣老师。

蓝曦臣:您过誉了,我没有,我担不起。

NOGW:不习惯这样的称呼?

蓝曦臣:(笑着摇头)会有一种参加《欢乐喜剧人》的错觉。

NOGW:(突然严肃)我们是认真的杂志,不是搞笑的。

蓝曦臣:(疯狂点头)对对对,认真的。

NOGW:曦臣老师肉眼可见的求生欲。

蓝曦臣:我没有,(向摄影师比划)这段能删么?我重说。

(镜头左右晃了晃)

蓝曦臣:(站起身)我走了。

NOGW:(伸手去拦)剪辑师听到没有?这段删了!

(蓝老师坐回去)

NOGW:曦臣老师有没有看我们上一期节目?

蓝曦臣:当然。

NOGW:我们这个节目会在开始设定一个限定词,以后发言如果提到限定词会有惩罚。

蓝曦臣:(忍笑)打扰了?

NOGW:这是上次江老师的限定词,我看您好像特别喜欢说‘我没有’,那么就这个词可以么?

蓝曦臣:我可以拒绝么?

NOGW:不可以。

蓝曦臣:那好吧,就这个。

NOGW:其实江老师听说我们这次采访您,也托我们带了礼物给您。

蓝曦臣:(坐直身子十分好奇)不会是枸杞吧?

(工作人员递来盒子)

蓝曦臣:我觉得这个包装有点儿眼熟。

NOGW:没错,这就是上次您送给江老师的保温杯,您要不要猜猜里面装了什么?

蓝曦臣:反正不会是鸡汤。(低头拧开杯盖尝了一口)可口可乐?

NOGW:为什么不能是百事可乐?

蓝曦臣:(低头笑了)他一般不会买百事可乐,他嫌弃百事可乐太甜。其实更主要的是他不喜欢百事的包装,他觉得太丑。

NOGW:我刚才是被强塞狗粮了吧?是吧?课代表划重点了啊,江老师有颜控属性。

蓝曦臣:(划清界限)我可没这么说。

NOGW:总觉得曦臣老师和传言中的不太一样。

蓝曦臣:大众印象中的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文尔雅还是和蔼可亲?

NOGW:不管是怎样,反正不是这样的……嗯……

蓝曦臣:(歪头补充)皮?好像大多数人认识我都是通过屏幕。这很正常,因为我是一个演员。但是屏幕上表演出来的性格的并不是属于蓝曦臣的,而是角色本身的属性。

NOGW:这样的误解会给您带来困扰么?

蓝曦臣:困扰谈不上,只是会觉得有些遗憾。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跳出角色来认识我这个人。

NOGW:众所周知,曦臣老师是因为在《战火》中饰演周恩来一角一举成名的,可是这之后您再也没有接过革命正剧,这是因为什么?

蓝曦臣:啊,这个呀。其实我还是很想再接一部革命题材正剧的,但是我好人当多了总想尝试些不一样的。

NOGW:比如笑里藏刀的大反派?

蓝曦臣:(一脸无奈)你们不要被他洗了脑,不过——他写出来我会去演,就当是为了殉情。

NOGW:江老师说剧里不和您谈恋爱。

蓝曦臣:(突然霸总)让他想都不要想!

NOGW:老师您ooc了您知道么?

蓝曦臣:(惊讶脸)我刚才说话了么?

NOGW:(怂)没有,您没有。

蓝曦臣:是吧,我也觉得我没有。

NOGW:出现了!

蓝曦臣:什么?

NOGW:我们的限定词。

蓝曦臣:我说了么?

NOGW:说了!

蓝曦臣:好吧,想看什么?

NOGW:我看微博热评的小姐姐跪求蓝老师跳《学猫叫》。

蓝曦臣:(拿出小本子)我要开始记仇了。

NOGW:您记,跳完再报也来得及。

蓝曦臣:是我跳完就结束了么?

NOGW:是的,但是这之前还要完成粉丝问答。

蓝曦臣:问吧。

NOGW:那么,第一个问题,听说曦臣老师当年差一点就去演了《西游记》的孙悟空,请问这是真的么?

蓝曦臣:大家消息挺灵通的呀,这确实是真的。

NOGW:最后没有通过试镜?

蓝曦臣:试戏其实是通过了的,但是因为当时演了周总理,他们不敢在我脸上粘毛,就不了了之了。

NOGW:真的么?

蓝曦臣:一部分原因而已,更重要的是因为后来没有档期了。

NOGW:第二个问题,如果江老师没有那么干脆的出柜曦臣老师之后会选择公开么?

蓝曦臣:会呀,为什么不会?我其实也是很想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江澄,你们的男神,已经是我的了,只是我认为那时不是一个好时机。

NOGW:那您会选择在什么时候公开?

蓝曦臣:至少也要等到我回国。

NOGW:听说您当时很生气?

蓝曦臣:我是真的很担心他,他其实是一个很直的人,不是说他直男。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对,知世故而不世故。他不喜欢和人兜圈子,有些话想起来就说了,就算是事实那也会伤人。

NOGW:您对江老师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蓝曦臣:我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一见钟情对我来说是根本不可能。但是江澄确实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你会不自觉的注意到他进而被他吸引。准确来说,我对他的感情应该是逐步积累量变达到质变的过程吧。

NOGW:所以是谁先告的白?

蓝曦臣:我先,然后被拒绝了,虽然他不承认那是告白。

NOGW:能说说当时的情况么?

蓝曦臣:我请他到家里吃饭,做了他喜欢的排骨汤。他说羡慕会做饭的人,我说他不会做也可以,我可以给他做一辈子饭。然而,他要付我工钱(双手一摊)就是这么个过程。

NOGW:破案了,上期问题:平时家里谁做饭。

蓝曦臣:(点头)没错,是我。

NOGW:第三个问题,您对魏老师是什么印象?

蓝曦臣:江澄很好的朋友。

NOGW:用三个词分别形容一下自己和江老师。

蓝曦臣:江澄的话应该是认真,锋芒毕露,和……可爱吧。我的话就是无聊,很无聊,非常无聊。

NOGW:为什么说自己无聊?

蓝曦臣:和他说的一样,我日常生活其实非常的‘老干部’,喝茶,遛弯,泡脚。按他的话说是,只差一个广场舞就能组成退休职工豪华套餐。

NOGW:没想过改变么?

蓝曦臣:大概是剧中的生活太精彩,现实生活想平淡一点。

NOGW:比如钓美人鱼?

蓝曦臣:比如维护世界和平。

NOGW:冒昧的问一句,两位老师有没有领养孩子的打算,如果有的话会选择男孩还是女孩。

蓝曦臣:目前没有,我们真的太忙了。江澄在拍季导的《魂兮归来》,还要跑别老师《造梦者》的宣传。我们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根本没有精力去照顾孩子。孩子的性别的话,如果可能我们大概会领养一个男孩子。

NOGW:为什么是男孩?

蓝曦臣:女孩子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妈妈教导,而我们根本做不到。而且我不太会和女孩子相处。

NOGW:曦臣老师看起不像呀。

蓝曦臣:是真的,我们家和我平辈中没有女孩子,女性长辈也很少。

NOGW::既然安排很满,那曦臣老师平日里是怎样放松自己的?

蓝曦臣:能睡觉当然想好好睡一觉,或者看电影和听音乐吧。

NOGW:平均每天玩多久手机?

蓝曦臣:4个小时左右吧。

NOGW:最常用的APP是?

蓝曦臣:微信。

NOGW:睡前刷的最后一个APP?

蓝曦臣:连连看。

NOGW:最喜欢的歌手?

蓝曦臣:周杰伦。

NOGW:最想要挑战的角色或者想要演的剧本?

蓝曦臣:喜剧。

NOGW:最喜欢吃的食物?

蓝曦臣:火锅。

NOGW::曦臣老师不是不能吃辣?

蓝曦臣:是呀,所以我一般吃清汤。

NOGW:学习成绩最好的一门课是?

蓝曦臣:语文。

NOGW:最满意自己哪里?

蓝曦臣:眼睛。

NOGW:口头禅是?

蓝曦臣:我没有。

NOGW:已经开始破罐破摔了么?

蓝曦臣:是的,又不需要跳两遍。

NOGW:想对五年前的自己说些什么?

蓝曦臣:不忘初心,好好演戏。

NOGW:有什么想对粉丝说的么?

蓝曦臣:(突然对着镜头笔芯)感谢一路有你。

NOGW:那么我们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了哦。

蓝曦臣:你可以再问一点。

NOGW:虽然很想继续,但是时间不够了,还要留时间给曦臣老师跳舞。

蓝曦臣:就不能忘记这件事么?

NOGW:请您想想江老师。

‌好了,之后就是蓝老师独舞《学猫叫》
‌而我写不来。
‌我是个垃圾,写这么短。
‌语死早

我就有1点疑问
为什么总有人,吃着人家捐的粮食还企图让人家自己砸摊子。
你以为自己是谁?城管么?
人家一没占道经营,二没影响市容
手里还有营业执照
凭什么被你通报批评?